在加拿大考驾照的爆笑辛酸史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323 浏览

加拿大被称为是轮子上的国家,在这里生活没有车是万万不能的。但加拿大尤其是安省的驾照却是很难考取的,多伦多驾照平均通过率是30%左右。

加拿大路试考的是安全意识,只有当考官认为你是个安全驾驶者而不是危害社会的危险驾驶者时,你才会获得一张宝贵的驾驶证。但安全驾驶者的评判标准比较模糊且因人而异,资深驾驶者可以安全处理的也许对新驾驶员是危险的,不同考官对同一行为是否安全的判断也有不同,所以加拿大路试结果充满了无数不确定性。

而且考试中心都是私人承包,利润增长来自源源不断的考试费,从理论上考试中心有不希望你考过的动机。由于法律对练车有严格的限制,大多数人只好找教练练车,不菲的练车费加上考试费对谁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如果一次、二次考不过,挫败感加上哗哗往外流的银子,会让人心理越发紧张从而陷入屡考不过的怪圈。

本人是年过四十的大妈,国内十几年驾龄,博士毕业,教练说上述特征均符合最难通过人群的标准。首先,据说中国大妈自我意识很强,跳广场舞、买黄金,在家还当虎妈,大妈们最不爱听别人教训自己,教练们最不爱教的也是大妈。

第二,十几年驾龄积累的各种驾驶恶习很难改变,国内老司机在加拿大驾照通过率远低于初学者。

第三,博士毕业的高知女性脸皮薄、好胜心强、考试不能输,常因紧张而被考官看成是危险驾驶者。综上所述,教练认为像我这样的最难通过人群不考个三五回恐怕是很难考取的。

要说我别的不行我没意见,谁要说我考试不行,我还真不服气,本人最大的本事恐怕就是考试了,我想只要认真准备,我这个最难通过人群一举拿下驾照也未可知啊。

我在网上潜心研究各种驾照考试信息,如考试的重点和难点、中国驾驶员容易犯的错误、各种复杂路况处理等等。请的教练在多伦多也是大名鼎鼎。教练技术高,脾气也大,在他的大吼大叫声中,我开始了忍辱负重的学车生涯。

“你是不是全世界最聪明啊?你是不是全世界最聪明啊?”

“我不是,我不是。”

“让你左边一百米没车再右转你为什么不听啊?”

“我……我…….我觉得没有问题我就转了。”

“你觉得,你觉得,考试的时候是考官觉得还是你觉得啊?”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你是不是不管别人死活啊?”

“我……..我怎么了?”

“告诉你人行道三十米之内有行人不能转弯,刚才有个小孩在那里骑车,你为什么还要转?如果别人也这样对你家孩子,你答应吗?”

“我……我在国内经常这样转习惯了。”

“国内,国内,又是国内,你是在加拿大考驾照还是在国内考驾照啊?”

………..

终于学会老老实实按照加拿大交通规则进行拐弯、并线、停车后,我迎来了第一次考试。考官是个和善的白人青年,我对自己十几个小时严苛训练后的安全意识也很有信心,一切看起来很顺利,看到最后一个停牌时,我知道自己要成功了,我一踩油门加速准备进大路回考场了,可就在此时考官毫不留情地踩了我的刹车,如梦初醒的我这才发现,刚才兴奋过度光顾紧盯停牌了,路边一辆正在上下学生的闪灯校车竟然没看见,看到闪灯校车不停可是铁板钉钉的死罪啊,我就这样被废掉了。

第二次考试的考官是个暴躁中年白人,极不耐烦地检查着刹车和转向灯,我似乎嗅到了空气中一丝危险的味道。

车刚一出考场,慌慌张张的我不慎将车压在一颗石子上,车身轻微晃动,暴躁考官不满地瞟我一眼,同时还夸张展现身子腾空而起状。我可以肯定那一刹那间,他已经将我列入危险分子名单,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如何废掉我了。

他首先很阴险地将我引入一条非常拥挤的居民区小道,然后卑鄙地指着唯一的一个空位让我靠边停车,那是禁止停车的汽车出口道,没有上他的当。接着他指着红绿灯旁的一辆车让我到旁边做平行趴车,没想到刚到那辆车旁边,刚好红灯变绿,那辆车呼一下开走了。气急败坏的暴躁考官回到考场后捶胸顿足:“ You are a terrible, terrible driver. You need more practice.(你是个十分糟糕的驾驶员,你需要再练练)” 说完扔给我试卷扬长而去。

废掉我的理由让我快要气炸:不会变线。太窝囊了,一路陪小心、看脸色,还得识破他的层层诡计,最后还说我不会变线,这是对一个老司机的污蔑啊, 我要投诉他。经理是个彪悍的中东大妈,胸有陈竹、气势逼人,中国大妈也不甘示弱,两大妈论战十几回,中国大妈终因英语不敌而败下阵来。

夜深人静,气愤难平的中国大妈久久不能入睡,爬到网上搜寻”How to complain road test examiner(如何投诉路试考官)”, 哇,原来全世界各族人民都在愤怒声讨路试考官耶,人人都有一本血泪张啊,各族人民还在讨论怎样给考官点colour see see。太好了,在综合各族人民智慧结晶的基础上,迅速完成长达两页的控诉信。要点如下:(1)种族歧视:污蔑十几年驾龄的中国驾驶员是terrible driver.(2)错误指令:命令驾驶员在禁止停车的地方停车。(3)危险指令:命令驾驶员在红绿灯平行趴车。(4)态度粗暴:语速过快、声调过高导致驾驶员心理紧张。只待驾照一考过,安省交通部就会收到中国大妈的这封控诉信。

第三次考试是我最紧张的一次,连续两次失败的阴影让我几乎失去了信心和勇气,考前三天已经焦虑得睡不着,上车后两腿不听话地直抖,双手握方向盘太紧导致车身也在晃动。考官是个新来的中东小青年,神情腼腆,坐在摇摇晃晃的车上,似乎比我还紧张,我能感觉到他时不时向我投来一束不安的目光,他还在试卷上不停地划呀写呀给我扣着分,看来他也把我当危险分子了,估计又得找个理由废掉我。我告诉自己要镇定,可腿还是不争气地抖动啊。 终于小考官一把抓住我正在左转的方向盘说:“You are over-sterling to other cars.(你打轮打多了)”

我又被废掉了,沮丧、恼火涌上心头,嗓门立刻提高八度,几乎在吼:“我知道,我不正在回轮吗?你没看见吗?”小考官被这股无名火喷得慌了神,本来要右转的结结巴巴地说成”turn ……turn to left(左转)”,结果害得我再做一次三点掉头,气愤绝望沮丧之下,我又因大力打轮导致右胳膊扭伤。回到考场,心有不甘的我问道:”你要废掉我吗?” 小考官没理我,他夺门而出,把试卷放在车顶上奋笔疾书,我凑过去想看看,他还遮着不让我看,写完后扔给匆匆赶来的教练飞也似的跑了。虽然打轮过多成为废掉的理由有点牵强,但我不得不承认,今天表现实在糟糕啊,神色慌张、瑟瑟发抖还吼考官,真丢脸啊。回家路上看到马路上来来回回行驶的各色车辆,看到车上谈笑风生的男女老少,身心疲惫的我抚摸着受伤的胳膊,不仅悲从中来,想起在北京开车四处逛的逍遥日子,我真想大哭一场啊。

从来没有在考试上栽得这么惨,没有勇气奔赴考场了。心理紧张已经成为我迈不过去的一道坎,教练说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次次地去考,考到麻木、考到脸皮厚了,也就不紧张了。朋友们则给我讲各种励志故事,多伦多考个十次八次的人有很多啊,难道我从此也要在屡考不过的怪圈中挣扎吗?我不禁不寒而栗。

但我没有退路,没有车如何度过多伦多零下几十度的冬天啊。硬着头皮迎来了第四次考试,考官是个东亚青年,天生一张笑脸显得喜气洋洋,教练欣喜地告诉我今天有戏,因为这考官很好。但还是不争气地紧张,不放手刹、不打轮,车子就直挺挺地出了停车位,我知道自己又完了。笑脸考官说:“别紧张,重新调整一下就行了。”

他没有废掉我耶,这下情绪大大放松,信心大大增强,接下来我向考官完美展现了中国老司机的风采同时还兼具加拿大安全意识,回到考场看到考官在试卷上写下通过,“真的吗,我过了吗?”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真是历经磨难,守得云开见天日啊,夏日灿烂的阳光透过车窗照在考官的笑脸上,让他的脸庞如同天使般圣洁,我如同在幸福的云端。教练也高兴地说你看你今天开得多好啊,要不是你胜负心太重你早就过了。我承认屡考不过跟我心理紧张有关系,但是加拿大的驾照考试制度合理吗?

阅读其他最新汽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