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大学生负担重 多花六倍时间打工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331 浏览

多伦多牙医杰克.芬格鲁特上学的时候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牙科学费虽然贵。但是他打一个夏天的工,也就能挣出来了。

三十多年后,他的儿子丹尼尔继承父业,也学了牙科。他不得不靠学生贷款和其他银行贷款来支付学费,还有器械费、实习费等其他费用。丹尼尔说,他在父亲的诊所里工作了两年,还清了贷款。但是对那些没有牙医父亲的年轻人来说,沉重的债务负担足以让一些人在选择牙科时犹豫。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数据,1975年的牙科学费为一年664加元。一个从事最低工资工作的牙科学生只要打286个小时的工就能挣到一年的学费。

到了2013年,牙科学费涨到了一年17324加元。同样是拿最低工资挣学费,一个勤工俭学的牙科学生需要工作1711小时,比三十八年前多六倍。

其他学科也好不到哪里去。艺术系学生珍.罗恩同时打两份工,她说,她每天疲于奔命,根本没有精力好好准备功课,同时经常在担心自己不能准时付账单或房租。

根据加拿大另类政策研究中心对有关统计数据的分析,2013年,艺术类、社科类和教育系学生赚取学费所需的工作时间比1975年增加一倍多,法律和医科增加了四倍。主持这项研究的经济学家雅尔尼兹安说,专业学科的学费增长这几年尤为明显。

多伦多道明银行的经济师冯格说,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劳动力的教育程度,因此最糟糕的就是年轻人因学费负担太重不想上大学了。 

雅尔尼兹安同意冯格的看法。“我们都明白如果让太多的年轻人远离大学教育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如同为了印证他们的担心,25岁的曼尼托巴省学生奥萝拉.海尔斯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她很希望在拿到本科学位后去学兽医,但是学费问题让她觉得自己的计划像个白日梦。海尔斯几年来一直一面上课一面全职打工,但是今年临近毕业,课程很重,她决定辞掉工作专心上学。这个决定当然会有经济上的后果。“我想到这事就发愁:我欠了多少钱,以后怎么还?”

各省高校学费的比较 

除了比较各学科的学费涨幅外,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也比较了全国各省的情况。

仍以最低工资工作为计算标准,安大略省学生的打工时间全国最长,在2013年需要打工708个小时才能挣到一年的学费,和1975年的260个小时相比增长了173%。但是这个涨幅在全国只排在第三。阿尔伯塔省增长了231%(577小时),萨斯喀彻温省增加了226%(639小时)。

全国最低的学生打工时间增长在纽芬兰省,仅为16%。纽芬兰学生在1975年需工作227个小时赚取一年学费,三十八年后需工作264个小时。魁北克省略差,增长25%。

魁北克省学生在2012年曾经举行大规模罢课和街头示威活动,抗议省政府增加学费的计划。这次学潮把魁省自由党赶下了台。时任反对党领袖的马卢瓦曾经胸佩红布方块走上街头,表示对罢课学生的坚决支持。但是仅仅几个月后,她领导的省政府宣布把魁省高校学费增加3%。

纽芬兰省的启示

纽芬兰省16%的打工时间涨幅意味着该省学生只需比三十八年前多工作一周。雅尔尼兹安说,这是纽芬兰省政府致力于提高最低工资、降低学费,提供均等机会的结果。同在大西洋沿岸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的新斯科舍省的学生打工时间增加了97%,新不伦瑞克省增加了109%。

雅尔尼兹安说,这说明政府的决策确实能改变年轻人的命运。在加拿大,教育属于省政府的管辖范围。“但是省政府降低学费的努力需要联邦政府加入进来。”

附:加拿大十省学生以最低工资赚取学费所需打工时间:

阅读其他最新留学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