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海外留学“富二代”们的学业“替身”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343 浏览

编者按:只要你在国外留学,你一定接到过来自各种作业论文代写的垃圾邮件或者QQ。有专家估计,海外留学生学业论文代写这个行业已经达到了每年数千万美金的规模,而且正以极高的速度在增长。不少同学都或多或少购买过这类“服务”。

尤其是手头宽裕的“富二代”学生,恶劣的甚至整个学期没有自己写过一次作业。当然他们也为这项服务支付高达每年数万美金的费用。在这个行业“蓬勃发展”的背后,是整个留学生群体信誉和责任感的缺失。

“Victor老师,最近回多伦多吗?还有最后两门期末考试想拜托您!您机票钱我出!”电话里,一名加拿大约克大学的四年级中国男生言语恳切。

在北京长大的Victor是一名加拿大籍华人,目前是某跨国企业的总裁助理。此前,他的身份是一名枪手,帮在多伦多留学的中国学生写论文和考试。“做得好的时候,一年能赚4万到5万加币。”“在多伦多一些高校,一半以上的中国留学生,是不上课、不写论文也不参加考试的,全都花钱雇人完成。”

代写作业论文,千字150加币仍嫌少

“我是在餐馆端盘子时,发现可以靠给人写论文赚钱的。”Victor回忆,“我听来吃饭的学生抱怨写不出论文,就问他们要不要代写,但得收费。他们当场就付钱了。”

2011年,在英国硕士毕业后,Victor本已在北京一家外资银行找到工作,但因拿不到工作签证无法入职,只得回到多伦多。不愿依靠父亲,他就借住在朋友家的沙发上,暂时在餐馆打工。那天从餐馆回家,Victor在某社交媒体上建了一个帐号,专门招揽代写论文的生意。一个月后,他通过代写论文赚的钱,已经够他自己租一个房间,搬出朋友的家了。

“我帮那两个学生写好后,他们又帮我介绍了其他同学。中国留学生在这边有几个圈子,大家一传十,十传百,就有规模了。”

Victor打开手机通讯录,字母E序列下连续出现几十个以“Essay”(论文)开头的联系人。他说:“这些只是找我写论文的一部分人。我不只帮他们写一篇。合作一次,以后只要有论文,都找我。”

每次“交易”,双方在网上约好见面,学生先付现金,Victor再按照约定时间把写好的论文发到学生的邮箱。

随着“客户”越来越多,Victor代写论文的价格也在两个月之内从千字50加币涨到了150加币,而联系他的学生只增不减,他又在多伦多大学雇了两名经济学硕士帮忙。“即使这样,忙起来还是应付了不了,”他说。

一篇期末作业多则要求3000字,平时的小作业不满千字的也按千字计费。Victor每写千字大概需要两个小时,如果接到不同学校学生类似的科目,就直接复制一份过去。据他估算,“代写论文,换算成时薪大约是90美元。”

做了一年多,Victor发现“代写论文的赚钱速度太慢。”在多伦多,他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比如有些女生在北美高校毕业,结婚后做了全职太太,就接这种活儿赚零花钱。还有一些有规模的代写组织,所以我涨到150加币就是极限了。”

从那时起,他渐渐放弃了代写论文,转而代人考试。

一个经济学的班上,一半以上都是中国人

“第一次替人考试的时候,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Victor笑着说,“第二次就不紧张了,我发现监考老师查得很松。”

位于多伦多的约克大学、百年学院和圣力嘉学院,是Victor做“枪手”的主要战场。“一方面,这三个学校的中国留学生特别多,又有钱;另一方面,期末考试不用刷卡进考场。像多伦多大学,考试需要刷磁条,代考就不现实了。”

代人考试前,Victor会让学生办一张假的学生证,证件上换上自己的照片。这些假学生证是在一家中国人开的打印店制作的,卡片的大小、材质都和真学生证一样,只是磁条刷不出。“把证在监考老师眼前一晃就成了。女生也可以,反正证上名字都是拼音,老外认不出男女。”有一次,假学生证在考试前没赶印出来,他就把设计好的照片拍到手机里给监考老师看,说自己学生证丢了,正在补办,也顺利通过了。

一张假学生证的制作费为300加币。有些学生最初不情愿出这笔钱。但他们后来发现,办一张证,以后各种考试都可以找Victor代考,就觉得划算了。

金融专业毕业的Victor,与经济、数学相关的课程都可以应付。据他了解,“在这里念书的中国学生,基本都是学经济的,因为他们的父母大多在国内做生意,送他们出国也是想让他们接自己的衣钵。我在考场留意过,一个经济学的班上,一半以上都是中国人。”

这些中国留学生每学期的任务,就是考试前一个月通知Victor考试的时间地点,并把复习材料和考试重点从助教那里要来,供Victor复习。一场期末考试,他需要6到7个小时的时间复习,收费为1000加币。期中考试或小测验,不需要特别准备,收费500加币。每次考试,他承诺学生考到B-,偶尔发挥不好考了C,他会帮这个学生在另一门课上拿到A-以做补偿。

一名学生如果多次考试同时交给Victor,他还会给他“套餐价”。比如两个期中加一个期末收1750加币。但如果提前通知不及时,他还会收100到200不等的加急费。每个学期,他大约可以接到7个期中考试和15个期末考试,赚取近2万加币。

多伦多一些高校一半中国留学生常年不上课

除了校内考试外,Victor还曾代考过托福、雅思等英语考试。这些考试管理严格,会检查考生护照,Victor和他代考的学生们尝试过多种方法,比如办理假护照、到小城市的考点贿赂监考老师等等。后来,他觉得这些做法的成本和风险都太高,便只替与自己长相接近的男生去考试了。

Victor说,“在老外眼里,中国人长得都差不多,只要身材脸型基本一致,就能糊弄过去。”

有时,他还会采取一些手段主动“撞脸”。一位找他代考托福的学生,护照的照片上头发是黄色的。“为了代考,我特意染了一头黄毛。”Victor说,“我的发质本来就不好,染发后难受了一个月。不过3000块钱到手,也值了。”

对于7岁就随父亲从北京移民加拿大的Victor来说,考试本身并不难。但代考托福和雅思风险高,所以收费定在3000加币。

找他代考的,都是在入学前已来到加拿大,准备在当地申请的学生。这其中一部分,又成为他“全程护送”的对象:从申请前的英语考试、入学时的能力测验,到在学期间每门课程的论文和期末考试,全部由Victor这个“替身”来完成;而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Victor的要求选课、安排考试和在每学期开始时注册一下自己的信息。

“这种事就是这样,你帮他考一次,他就想下一次。考一门,就想所有门。”Victor说,“有些学生也试着自己学,但最多只上两个礼拜的课,就回来找我,说自己实在学不了。”

Victor并不是唯一的学业“替身”。据他观察,在多伦多三所学院里,中国学生至少有一半是常年不上课的。“我来到考场,发现很多中国考生看上去都不像本科生,穿戴也不起眼,而且彼此不打招呼。这很奇怪。因为我知道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互相是很熟悉的。”考完试,他随口问了几个“考生”,果然他们也是“替身”。

“把考试承包给我们,那些留学生真是比我们还放心。记得2013年冬天,我正在多伦多这边帮一个女生考试,她自己已经人在北京,参加同学会去了。”Victor说:“四年的留学,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很长的假期。”

富二代学业枪手背后的包庇纵容

满嘴京片子,从小读《北京晚报》——除去国籍,Victor是个彻头彻尾的北京人。找他代考的学生也多为北京孩子。他说:“代考本身违规违法,所以我们的合作更要求绝对的信任。我跟北京孩子没有隔阂,容易沟通。到后来,都成了可以打麻将的朋友。”

与这些学生熟悉后,Victor感觉“这些富二代怪可怜的。虽然开着宝马奔驰,每个月零花钱有5000加币,但出国并不是自己真实的意愿,专业也由家长安排。他们不爱学、学不会,很正常。”

Victor本也是“富二代”。上中学和大学时,父母在加拿大忙生意,安排他回北京名校就读。对于“家长的安排”,他体会颇深:“其实很空虚,感觉也不自由。我就是为此才跟我爸断了经济往来。”

家长常年不在身边,送孩子出国只为一个毕业证。Victor说,本科四年,“男生每天就是打英雄联盟,女生就找各种男朋友带自己出去玩。父母只管给钱,并不在乎孩子的情况。有的家长察觉到孩子在找人代考,每个月还特意多打钱过来。而代考托福,很多时候是家长直接联系我的。”

北美留学教育专家冯思赫告诉记者:“我常接到家长的电话,问能不能找人帮孩子考托福。我知道有代考托福的组织,但不会推荐。这是严重的欺诈行为,之前有中国学生帮人代考,都入狱了。”

代考校内的考试,一旦发现,不仅学生会被吊销学籍,还会影响学校的招生政策。“这是‘断后路’的行为。”冯思赫说,“北美学校对信誉极看重,有的期末考试无人监考。在那种氛围下,被发现作弊或代考,你所在的城市、之前毕业的学校及专业,都会进入‘黑名单’,对学弟学妹的申请会产生很大影响。”

在温哥华某大学担任文学课助教的姚家琪,最近发现班上有中国学生找人代写论文并代考。她表示自己很为难:“我知道这学生已经快毕业了,如果揭发他,不光他的学位拿不到,他们高中和中国留学生的声誉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如果给他不及格,教授又会找我问原因。”两难之下,她给这位学生打了C-。“毕竟都是中国人,还是不忍心揭发。”

“还好我干的那几年没出篓子。”Victor说:“不过每天也睡不安稳。找到现在的工作后,我立马不干了。谁求也不好使。”

阅读其他最新留学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