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的幽默?为什么移民加拿大叫蹲“移民监”?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33 浏览

前几天去列治文参加一个有关加拿大移民政策调整问题的社区讨论会,应邀参会、能说包括汉语在内 的12种语言的加拿大著名语言学家斯蒂夫说,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要把因为保留身份而不得不在居住国居留的时间称之为“移民监”。他说,几乎没有任何族裔这样评价自己的移民生活,如果这 是一种中国式幽默的话,那么可能只能娱乐中国人自己,而伤害的是整个国家,也包括华裔自己。

斯蒂夫先生的一番话引起了我的感慨,一个对中国文化颇有了解且自己的太太还是华裔的西人都无法 理解的词汇,就别指望其他族裔明白了,更别责怪“别有用心的人”故意另类解读了。

中国语言博大精深,常常看似平常但内涵深厚,没有一点当地的文化背景还真难领悟。比方说大陆百姓对官员的描述就很有深意。对老婆:吃饭,睡觉;对孩子:吃个饭,睡个觉;对美女:吃吃饭,睡 睡觉;对小蜜:吃饭饭,睡觉觉;对老百姓:吃什么饭?睡什么觉?!

“移民监”这种说法也沿袭了这种语言机巧和表达智慧,既形象生动,又活灵活现,关键是还表达了 对一种过程的切身感受,这里面既有对现实的无奈,又有对未来的期许,只是让外人无法理喻。

首先,这种“监”是需要花钱买的,投资移民可能要花费十数万加元,其他移民要不惜丢掉工作、割 舍亲情,这是一个很大的选择,假定如此重大付出所换来了居然是“坐牢”,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把移民的生活当“牢”来坐,当“罪”来受,而且还趋之若鹜,挡也挡不住,哪怕花钱再多也要拼命 争抢,一旦对方不让去“受苦”,还要实名抗争、联手诉讼,世界上居然有这等奇怪的事情?这既违 反丛林法则,也有违生活常识。而且,其中最多的人群还来自素来比较机敏的中国。

这种中国式幽默经不起推敲在于,明明是件痛并快乐的事情,偏要用一个近似贬义的词汇来相容。就 如同大陆常常把官员当做“公仆”,把捞钱自肥唤作“为人民服务”那般虚伪和做作。只顾自己爽, 从不担心别人会浑身起鸡皮疙瘩,这里面其实浸淫著的是一些中国人的诡异心态。

换句话说,只有当人们看到了“坐牢”后面的巨大实际的实惠,才会“飞蛾扑火”,才会放手一搏, 才会争相“下狱”。把实现这个理想要付出的一点点“辛劳”,当做无法忍受的苦痛,甚至是煎熬。 不惜,贬损之、嘲讽之,全然不顾其他人的感受,也不理会社会对其的观感,这就叫把肉麻当有趣。 你仅仅是三心两意来移民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语言中所传递的某种对这个国家的不屑。虽然抽的是 自己嘴巴,但伤害的确是你试图居住的国家。

加拿大所希望的移民是真心实意喜欢这片土地,并且愿意长期居留在此地,并为这个家园努力打拼的 人,这些从最近政府抬高了入籍门槛就看得十分分明,假定都是坐完“移民监”就走人的话,那么这 对这个国家又有什么帮助呢?因此,在责备这个国家无法“善待”移民申请人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 一些人对这个国家的伤害呢?如同“移民监”这种说法无意中的伤害一样。

假定某种中国式的幽默被发现只是一种词不达意的矫情,那么,还是让自己回归本色,现在期待我们 展现的并不是语言的幽默,而是对这片土地的忠诚。

阅读其他最新移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