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投资移民中介捐躯 多家拟联合起诉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395 浏览

编者按/加拿大计划终止联邦投资移民项目,作为加拿大投资移民最大的来源地,大洋彼岸的中国内地数万申请者的移民之路可能直接被阻断。而那些经营移民的中介机构也面临业务的重大调整和财富的大量损失。加拿大政府为什么会希望终止投资移民项目?对于正处于移民热潮中的中国内地来说,加拿大政府的这一政策变动意味着什么?投资移民作为国际间巨额财富流动的重要渠道,为什么越来越不受移民目的国欢迎?这些问题的答案将影响无数正在申请和将来可能申请移民的中国人。

调查一

加拿大“断腕”或致移民中介“捐躯”

被迫退费、转向,多家中介欲联合起诉

加拿大实行了28年的联邦投资移民项目,或将终止。这几乎是1986年以来,加拿大移民政策中对投资移民申请者冲击最大的一次变革。

据悉,全球6.6万申请人或将受影响,甚至被拒,几乎占到了近28年来该项目已吸纳移民者总数的约一半,有的申请者已经等待了5年。中国作为加拿大最大的移民来源地,申请者高达5.7万多人。

作为加拿大经济类移民的一种,并不高的个人资产净值、投资门槛,使得联邦投资移民项目一直非常受富人们欢迎。然而,此次作为2014年度预算案中的一部分被提及,加方认为,这一项目严重低估了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价值,经该项目进入加拿大的移民,其所交税款和在加拿大赚得的薪资都少于以其他方式进入加拿大的移民。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受加新政影响,中国不少移民中介机构正在被动调整业务,不少机构已经暂停受理投资移民业务。而有的中介机构已经做好了起诉加拿大政府的准备。

2011年即已停止申请

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停止接收新的申请,处理进展极不乐观,还维持在2009年6月获得档案号的申请人。

当地时间2月11日,加拿大联邦政府在公布的2014~2015财政年度联邦政府预算案中提到,自新预算案通过之日起,将取消“投资移民计划”和“企业家移民计划”。

据加拿大移民部2013年1月8日的文件显示,加国当时来自全球各地的联邦投资移民积压案共有75651宗,其中中国申请人为57308宗,占全球申请量75%以上。如果预算案接下来在议会投票中获得通过,就意味着等候已久的这5.7万位申请人很可能被“一刀切”地拒之门外。

北京东方杰圣咨询公司总裁齐立新表示,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停止接收新的申请,处理进展极不乐观,还维持在2009年6月获得档案号的申请人。目前还有5.7万个积压案,而按照每年只能处理1000多个的审理进度,申请人只有漫长的等待。

据记者了解,目前加拿大移民主要分为三类:经济类移民、家庭类移民及人道主义类移民。联邦投资移民是经济类移民中的子类。2013年底,加拿大公布的2014年移民配额显示,三类移民配额共约26万,经济类移民配额占全部配额的约63%,其中,联邦投资移民配额占经济类配额总数的3.6%。

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项目一直是备受世界各国有移民意向的申请人欢迎的移民途径。加拿大《环球邮报》称,在过去28年里,投资移民到加拿大的人员超过13万人。根据加移民部的数据,2009年联邦投资移民配额上限为12000,2012年到2014年减少为6000。从2011年开始,就不再接收新的申请。

新预算案一旦获得通过,中国无疑是受影响最大的国家,因为现有约5.7万申请者为中国人,数万中国富豪的加拿大移民梦或将受冲击。

记者日前从多家有加拿大投资移民业务的中介机构了解到,虽然预算案还没有正式获得通过,但此业务均已受到影响。

“加拿大投资移民业务已经关停,做不了,只能转其他国家或退案。”2月20日,和中移民上海公司的一位移民专家在接受记者咨询时表示,什么时候会重新受理此业务还不确定。

记者注意到,经济类投资移民中,包括联邦投资移民计划、魁北克省投资移民计划和省提名投资移民计划。此次加政府的表态并不包含后两者。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某知名移民中介机构移民部负责人称,由于魁北克省投资移民项目的政策一直是跟着联邦投资移民项目走的,现在魁省可能也会观望联邦投资移民项目的变化。

她介绍,原计划今年4月,魁省投资移民将要重开,即接收申请,但现在中介结构并未得到4月份会否如期重开的准确消息。据了解,上一次魁省接收申请的时间是去年的8月。

中介的应对

“目前相关中介机构已经展开密集的对策研讨,而且着手法律诉讼的准备工作。”

虽然政策还未明朗,不过国内几百家中介机构的加拿大投资移民业务将受到冲击。北京加中寰球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裁孟繁辉向记者表示,中国有加拿大投资移民业务的移民中介机构约400家。

“对于投资人来说,最大的损失不是金钱成本,而是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和中联合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裁、移民留学专家王力民分析,联邦投资移民申请人漫长的等待让他们心力交瘁。然而,得到的结果要比遥遥无期的等待更为残酷,不仅资产重新配置、子女教育规划可能因此一无所获,而且错失了很多其他移民途径。他们中有少部分人仍然可以转投加拿大其他项目,但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语言、年龄等优势,因此也就丧失了申请部分热门项目的机会。

关于对6万多申请人的处理,加政府也表态,将退还200多万加元的申请费。不过,该移民部负责人称,每个成年申请人的申请费为550加元,照此计算,应该有超过3000万加元,而不是加当局表态的200多万加元。

“毫无疑问是终止了。现在的悬念是,如何处理已受理的申请。”加拿大专业留学顾问、加拿大政府注册移民顾问王海芳说。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加政府公布的预算案中提到,退回某些“预算日前递交的申请”,但没有给出“某些”的具体定义。

但孟繁辉表示,虽然此次政策的改变对中介机构和申请者来说,是“不可抗力”,但接下来申请人和中介机构之间有可能会出现的赔偿谈判问题将“很麻烦”。“这取决于双方的意愿。”

孟繁辉认为,如果加政府最终确认终止投资移民计划,一些中介机构不仅收不回成本,可能还面临退费的窘境,一些小的中介机构也许将关门。

针对加拿大移民政策可能的变化,齐立新表示,具体应对措施是“一等二看三诉讼”,“一等”就是要等该预算案最终获国会通过后,配套的移民部处理积压投资移民的具体议案出台;“二看”是要看到底能够接到多少申请人的委托诉讼,由于申请时间的延长,一些申请人已经转移到其他项目上了,在这个过程中确实受到伤害的申请人有多少愿意申诉,中介机构要看一下结果;“三诉讼”就是对于那些有意愿申诉的申请人,多家中介机构将联合起来委托律师进行诉讼,律师团队由资深专业的外籍律师担纲。

“目前相关中介机构已经展开密集的对策研讨,而且着手法律诉讼的准备工作,一旦时机成熟,诉讼就会立刻进行。这个过程不会太慢。事实上,加拿大移民部在‘一刀切’取消28万技术移民申请时,就已经引发了集体诉讼潮,对于这次诉讼还是比较有信心的。”齐立新说。

调查二

移民者对加拿大的经济贡献低于预期?

加当局认为,清退大量长期积压的移民申请,将为实施满足加拿大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发展实际需要的试点项目铺路。

2月11日加政府公布的预算案谈到了计划终结投资移民项目的原因,称在过去的10多年中,联邦投资移民项目成为外国人合法居留加拿大的捷径,但严重低估了加拿大居留权和加拿大国籍的价值。有报道称,在移民加拿大20年后,1名投资移民所缴纳的税收比1名技术移民一共少了20万加元。基于这样的原因,预算案计划终结投资移民项目。“终止投资移民计划的根本原因,就是该计划没有为加拿大带来预期的收益。同其他国家的类似移民计划(如美国的EB5项目和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投资额需500万到1000万加元的项目)相比,加拿大的投资移民项目投资门槛较低;与本国其他类别的经济类移民比,对加拿大经济的中长期贡献较小。所以,联邦政府很自然的有种把永久居留权‘贱卖’了的感觉。”王海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据了解,按照现行的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计划,申请人的资产净值不低于160万加元,并愿意向加拿大政府指定的基金进行80万加元的投资,投资五年可返本。

实际上,加拿大的联邦投资移民计划近几年曾经做过一次大的调整,以提高移民门槛。2010年6月26日,加移民部突然宣布加速移民行动计划,将投资移民投资额由40万元提高到80万元,净资产额则由80万加元调高到160万加元。而此前旧的联邦投资移民规定从1999年后未改变过。孟繁辉告诉记者,当时加移民门槛的提高并未使中国的申请人减少。

目前,在新法实施之前提交移民申请的,移民中介机构也称为旧联邦投资移民项目申请者,将新法实施后的申请者称为新联邦投资移民项目申请者。而此次加计划终止联邦投资移民项目所涉及的申请人中,就包括上述两种申请者。 info.

虽然投资移民门槛倍增,但这并未给加政府带来多少吸纳移民的积极性。前述移民中介机构的移民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2011年以来,加拿大投资移民政策一直在收紧,甚至关闭了该移民通道。

王海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投资80万加元,在目前的低利率环境下,假设年收益率3%,投资5年,复利后的收益只有大概10万加元。也就是说,只要不到60万元人民币,就能买到一家人的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这里边包含着给子女的高质量的免费基础教育和一家人的终身免费医疗。

“如果市场上一个商品卖便宜了,人们就会趋之若鹜。该类别上巨大的等待队列也印证了这一点。所以,政策调整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情。”王海芳分析。以过往几年平均每年批准3000个申请的水平计算,哪怕目前等待中的案子只有60%获批,也要耗费10年以上的时间处理积案。“没有哪个政府愿意等待这么长的时间来施行新政。”

而对于投资移民缴纳的税收低于技术移民,业内人士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还在于该项目的设置不合理。

“从本质上说,就是加拿大政府在‘卖’永久居留权,重短期效益,忽视长期效益。最明显的例子,该类别的移民几乎不设对英语的要求。结果就是投资移民的平均英语水平甚至低于加拿大接收的难民,这在加拿大移民部的调查报告中曾有提及。”王海芳说。

王海芳介绍,大部分投资移民来加后,不工作,或者回流到母国工作,因此无须在加拿大申报个人所得税。带来加拿大的资金,除去基本满足家庭基本开销,大部分买入房产、保险理财产品等金融资产,所获收益只需交纳远远低于个人所得税税率的资本得利税。而技术移民的收入基本全部来自工资,需要缴纳较高的个人所得税。

但孟繁辉对加政府列举的理由并不认同。“加拿大政府的说法是不符合逻辑的,是在回避政府责任,他们应该引咎自责,而不是将责任转嫁到移民申请者身上。”孟繁辉说。

孟繁辉的另一个理由是,过去的很多年,魁北克省的投资移民要求与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要求相当,但魁省此前却多次在正式和非正式的场合都表达过,投资移民对魁省的经济做出了重要贡献。

而孟繁辉认为,投资移民缴税少的一个原因,或是避免双重征税的政策。以中国申请者来说,由于在加拿大的很多移民主要企业还是在中国,所以其在加拿大当地缴纳的税收就很少。而创业也需要时间,加政府要求移民者的缴税水平达到国内缴税水平的平均值是不合逻辑的。

孟繁辉表示,他正在积极地与加拿大相关方面沟通,会通过适当的方式与加政府交涉,为中国申请人争取权益。“申请人是最大的受害者,这是加方违约。”

目前,“一刀切”是业界普遍认为的一种可能性较大的处理方案,王海芳认为,对于已经接近尾声的案子,还是有可能按程序处理完的。

“至于未来的新政,门槛会提高是肯定的。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较高的投资数额、较高的投资风险(而不是目前的5年返本的做法)、取消现行的前端授予永久居留权的做法以及较高的语言和企业管理经验要求。”

阅读其他最新加国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