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骨、保时捷:多伦多湖底都有啥?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345 浏览

炎炎烈日下,一名身穿黑色硫化橡胶潜水服的警官熟练地从船板上滑到安大略湖里,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人说话,只有救生绳划过船沿的“吱吱”声,以及桌子上无线电里传来的有规律的呼吸声。 

过了半响,指挥员发话了:“再放点绳子下去”。一群人立刻忙碌起来,一切都有条不紊、井然有序——这是多伦多警队水警支队的一次例行任务。

水警支队可能是多伦多警队中最神秘的单位了。他们在暗无天日的湖底工作,没有威武的警车、也没有帅气的手枪武装带防弹衣,是非常容易让人忽略的一个群体。不过,无论是谁也无法否认他们工作的重要新。在很多大案要案中,只有得到了水警打捞上来的证物或残骸后,才能结案,否则谜底就会被永远地隐藏在暗无天日的湖底。

宁静的安大略湖:里面隐藏了都市传说和奇闻怪事、多少案件的谜团?

 

多伦多空气很好,阳光充足,但是安大略湖底则永远是浩瀚阴暗,夏天更糟糕,茂盛的水草会令湖底漆黑一片,能见度几乎为零,而这里正是水警每天的战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不例外,即便寒冬湖面结冰,也需要先用工具砸开冰面下潜。

多伦多人夏天都有去湖边嬉水的传统,大湖带给人们的往往都是美好的回忆。然而,就在离湖岸几十米开外的湖底,那下面的故事可就不那么美好了。在那里,即便是晴天,能见度也只有几英尺,是个绝佳的藏匿地点。这阴暗的湖底隐藏了都市传说和奇闻怪事、多少案件的谜团,谁也不知道。

水警搜索的目标很多,有沉船或沉没的汽车,其中很多都是被主人故意沉在湖里,并对保险公司谎称失窃,用来骗保;也有罪犯的凶器——枪支、刀具,被丢弃在湖里毁灭证据;最恐怖当然是尸体——或者是尸体的碎块——通常是谋杀案的受害人。 

对前来实习的新手,这无疑是巨大的心理挑战。在10多年中,有无数的人通过了体能测试,但是在下水捞尸体的前一刻打了退堂鼓。只有那些极少数的、能挺过这一巨大心理压力的人,才能够进入水警支队这个小家庭。有这样一个难以逾越的门槛在,今天的水警支队只有7名正式潜水员、2名实习生而已。

不过,对队里的老警官来说,接触尸体几乎是习以为常。水警支队平均每年都会从湖里打捞出来20到30具尸体,今年水警支队已从湖底打捞上来了14具尸体。

麦克雷德警官就是一个有着10年潜水经验的老警员。10年的经验不但已经打消了他所有对尸体的恐惧,而且还让他清楚地了解湖水能给尸体带来多少伤害。有的时候,连法医都需要征求他的意见,把照片发给他鉴定。

麦克雷德表示,很多杀人犯都觉得将尸体沉在湖里是最好的销毁尸体的方法,其实不然。在安大略湖里并没有以人肉为食的鱼类,能侵蚀尸体的只有湖水,而这需要经年累月的时间。一旦将尸体打捞出来,只要它还没有腐烂殆尽,法医就能够测量出死亡的时间、原因,以及死者生前体内酒精和毒品的含量,为破案提供有利的证据。

通常,水警队和重案组或凶案组联系较为紧密。后者提供线索,让水警下水寻找重要的证物或尸体。任务有的大有的小、有的轻有的重,有的时候一项搜寻任务需要好几年才能完成;而在夏天,由于湖底的能见度较低,哪怕进行一次小规模的潜水作业也需要几个人的合作。

当然,有的时候水警队也会遇到突发事件,例如2013年7月大雨,一辆Go Train火车抛锚在了铁轨上,洪水进入了车厢,市警队就动用了水警到救援现场。

此外,水警队有时也会接到市民的请求,例如最近加拿大的首位飞行专家毕晓普(Billy Bishop)的儿子(也是一位飞行员),就请求他们去帮助定位一架于1950年代在士嘉堡悬崖附近湖面坠毁的喷气式飞机以及机上的飞行员。

麦克雷德表示,随着科技的进步,水警们的装备也得到改善,水下作业的难度少了一些。最大的改善就是配备了声纳系统,这能够让水警在船上就对能了解湖底的概况,既提高了搜索的效率,也减少了工伤的可能。此外还有金属探测器,不过这套设备在内港附近的湖底是几乎一点用也没有,因为下面的垃圾实在太多了,误报的几率极大,还是需要一次次地潜下去用手掏摸。

“没有办法,底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比以前多多了。”麦克雷德警官表示。在上个世纪末,湖滨区曾被用作垃圾填埋场,垃圾里甚至包括一个小型火车头。1970至1980年左右,汽车窃贼几乎把安大略湖当成了自家后院的垃圾箱,把偷来的车一辆接一辆地往里扔,还有一辆名牌保时捷。不过,随湖滨区发展重建,同类案件经已绝迹。 

除了这些金属物品之外,有的时候水警也能在打捞的过程中遇到一些“惊奇”,算是枯燥工作中的一些调剂。例如,过去在皇后码头(Queen’s Quay)兴建轻铁站期间,多伦多港湾委员会从地底挖出鲸鱼骸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yal Ontario Museum)专家随即赶至,称安大略湖不可能存在鲸鱼骨。后来当局翻查资料发现,前街曾经在1880年代开设有小型私人动物园,怀疑园主破产后把园内的鲸鱼遗骸弃置附近堆填区,但传闻无法得到证实。

再例如,麦克雷德警官的一位同事曾在水下捞上来一只死章鱼,一声不响地就抛上了船。其实,安大略湖其实是没有章鱼出没的,后来才查出是湖滨区的一个超市业主往湖乱丢垃圾,当中就有这只死章鱼。饶是一群经常和泡在水里的尸体打交道的硬汉,也着实被这浑身发白、圆头圆脑、还带着触角的东西差点吓了一大跳。

阅读其他最新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