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花潘曾经花8500元中止买凶未成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84 浏览

万锦市越南华裔女青年珍妮花潘(Jennifer Pan)被控买凶杀害父母案,昨日继续在新市镇法庭审理。被告珍妮花潘作供称,在2010年11月8日晚血案发生前的10月31日万圣节之夜,她已经惊险地避过自己以“优惠价”聘来的杀手突袭。虽然她赶紧谈妥了“毁约金”试图摆平,但枪手还是不期而至地杀死她母亲,并重创她父亲。

控方﹕珍妮花谋父母寿保买凶

检控方之前在法庭上描绘的图象是,珍妮花潘因为多次撒下弥天大谎而被父母揭破,且违反父亲的禁令谈情说爱,结果与父亲产生尖锐矛盾并有怨恨之情,为了能够与已经移情别恋的男友复合,且获取父母巨额的人寿保险赔偿,她主导实施了谋杀她父母的行动。

珍妮花昔日出庭的绘图。

 

而珍妮花前日曾于法庭上承认,她的确有过谋害父亲的计划并且向所谓的“杀手”提供了1500元,但后来却变成了骗取钱财的闹剧。 

珍妮花昨日在法庭上续称,试图谋害父亲不成之后,由于与父亲的冷战仍在继续,她继续感到被孤立和沮丧。在两次自杀未遂之后,珍妮花竟然想到要买凶杀己。

“我觉得自杀是一件很令人羞耻的事情,所以不想再自杀。而且,我购买了人寿保险,受益人是我弟弟。但如果是自杀,就不会获得保金,所以需要一场意外。” info.51.ca

珍妮花于是向仍然藕断丝连的前男友黄志光(Daniel Wong﹐音译)询问,是否认识什么有特殊背景的人。后来珍妮花通过黄志光所给的手机芯卡(SIM Card),与一个绰号“宅男”(Homeboy)的男子取得联系。而这时候,黄志光还以为,珍妮花要下手的目标是她的父亲潘汉辉。 

“宅男”优惠价万元代杀人

于是,“宅男”与珍妮花就堂而皇之地商谈起杀人的价格来。“宅男”向珍妮花报价称,根据杀人时间、地点和方式,价格从1万元到2万元不等,而且对熟人和朋友还有打折优惠。最后两人谈成“一口价”,1万元。

珍妮花作供称﹕“我告诉‘宅男’,刺杀行动的目标是我本人。宅男的反应是,‘哈?!你是在很严肃地谈事情吧?’我再三确认要杀的就是我自己。”

珍妮花还请“宅男”不要告诉黄志光实情,继续谎称刺杀行动是针对潘汉辉。后来警方查证到,“宅男”的真实姓名为克劳福德(Lenford Crawford)。 

根据珍妮花的律师库珀(Paul Cooper)昨在法庭上展示的证据,珍妮花与克劳福德两人的通话,从8月份起一直到9月24日才告一段落,之后有近1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什么联系。 

珍妮花称,在与“宅男”通话期间,已经开始准备钱款,但这时事情开始有了变化。在父亲的亲自监督下,珍妮花报名去百年纪念学院(Centennial College)读书的事情已经敲定,潘汉辉还在2010年10月7日为女儿支付了一笔学费。这使得潘先生对女儿重新又有了希望和信任,父女俩的关系有了较大的改善。

凶案前曾陪父母游美赴婚礼

“我姨妈过来,我陪?她和母亲去加东3日游,玩得很开心。还和父母一起驾车去美国参加亲戚的婚礼,我能明显感受到,我父亲终于又接纳我了。我不想再自杀,想把那个买凶杀己的计划取消。” 

万圣节夜叫杀手不要来 

正当珍妮花的生活似乎逐渐回到正轨上时,死亡的阴影却在逼近。2010年10月31日万圣节,珍妮花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让她给“宅男”打电话。当电话接通后,宅男告诉她,“今晚行动!而且我们就在附近。” 

珍妮花称,她当时被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找借口劝阻。“宅男”称当天是万圣节,许多人可以戴?面具四处游荡而不会引人起疑,正是动手杀人的好时机。珍妮花便称,她的钱还没准备好,而且当时她正与母亲在一起给小朋友派糖,杀手们出现,很容易造成误伤。

凶案现场血迹斑斑

 

好不容易把这群死神送走之后,珍妮花称她在11月2日通过黄志光与“宅男”达成协议,取消杀人行动,但要付出8500元的“毁约费”(Cancelation Fee),以补偿“宅男”调动人手的损失。 

包括检控方和库珀律师都向法庭呈交一份通讯来往证据,显示2010年11月3日,“宅男”给珍妮花发手机短信要求对方“确定完成的时间,是否已考虑?”(Time of completion. Think about it?)

对于这条短信,被告和检控方有不同的解读。珍妮花称,这是“宅男”他们要求确定交付全额“毁约费”的时间。而检控方的解读却是,这是杀手小组要求策划这宗谋杀案的珍妮花,确认最终的行动时间。

事发日宅男通知被告 “今晚是游戏时间” 

证据还显示,就在2010年11月8日潘汉辉夫妇遇害的当晚,“宅男”给珍妮花发了一条短信称“今晚是游戏时间”。对此检控方认为这是杀手小组开始行动前发出的确认信号,打算把这场谋划已久的刺杀行动,伪装成一次入室抢劫杀人案。 

而珍妮花昨日在法庭上反驳称,“宅男”的意思是要来收“毁约费”,而且她收到短信之后,立刻打电话告诉“宅男”,她没有那么多钱。 

在珍妮花和黄志光的短信交谈中,还出现了“照顾黄志光”的字样,检控方认为这是珍妮花为了挽回前男友的心,把用父母的生命换来的保险赔偿花在黄志光身上。珍妮花对此予以否认,称她的原意是,只要黄志光有需要,她都会出现。

审讯今日还将继续,另外几名被告黄志光、克劳福德、马瓦加南(David Mylvaganam)和卡蒂(Eric Carty)等人的律师可能会对珍妮花做盘问。 

目前珍妮花等5人,都被控一级谋杀、企图谋杀和阴谋策划谋杀等罪。

阅读其他最新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