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尾楼律师拒绝与警交流 保释要交出护照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14 浏览

涉嫌在北约克Centrium in North York烂尾楼盘事件中诈骗了1240万元巨款的韩裔律师赵美莱(Meerai Cho﹐音译)昨日已被多伦多警方逮捕并被控以75项罪名。警方称正追查该笔巨款的去向,但如果钱款已被转移出国外,追讨难度会极大。但警方也透露,有苦主正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试图从卖地款中拿到一些补偿。

多伦多警方第32分局昨日下午举行记者会,称他们于昨日上午逮捕了赵美莱﹐对她进行一番问话之后便将其释放。

32分局欺诈案调查组探员德沃(Chris Devereux)称﹕“赵女士获释的条件是交出护照,同时不能离开安省。她将于10月2日在多市北约克安省法院过堂。”

赵美莱律师昨天自警局出来。

欺诈案调查组探员德沃称追回订金有难度。(明报记者摄)

据本报取得一份文件显示﹐法律学会调查Centrium in North York烂尾事件时﹐Meerai Cho只承认﹕“(她)误解了作为(楼盘)买家信托人的责任”。

警方表示,赵美莱拒绝与警方沟通,拒绝提供更多的资料,也拒绝做任何评论,警方只能按程序自己进行调查。

目前赵美莱面临的控罪有三类,第一类是欺诈数额超过5000元,第二类是持有以犯罪手段获得的财物,第三类是违背诚信。警方称,由于目前已报案的市民共有25人。因此疑犯的每一类罪名都有25项,总共75项罪名。“但经过我们的调查,受害人总共为141位,涉及金额高达1240万元。但现在只有25人向警方报了案。如果万一警方真的追回这些订金,那些没有报案的苦主就不能从警方这里拿回钱。”

探员﹕追回金钱困难

德沃探员表示,他们从今年7月开始陆续接到市民的投诉,但因为要对每一位苦主做笔录,再加上大量的案头工作,所以直到现在才正式逮捕赵美莱。

“老实说,要找回这些钱很困难,但我也不敢说全无希望,这是32分局有史以来接触过的数额最大的商业案件,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我们会倾尽全力。”

他还表示,如果钱已经被转移出加拿大,多伦多警方会通过皇家骑警继续追踪。

“加拿大与其它国家有司法合作协议,我们可能会通过皇家骑警寻求协助,但这会很花时间,大量的文件要处理。”

眼看这笔订金“冻过水”,但德沃探员也透露,还有其他渠道可以追款。“根据纪录,我们发现这块地已在2013年6月,由银行以强行拍卖的方式出售给别的地产商。目前银行仍持有这笔款项,他们要等待这块地交吉之后,或者等这个项目的债主收回他们的贷款。至于苦主能否从中索取到一些补偿,要等民事程序结束之后才清楚。我知道目前有一些苦主正通过律师来积极地索赔。”

银行扣地抵债 苦主冀分杯羹

多伦多警方表示,他们目前的调查对象只有赵美莱1人。随着追踪这笔钱款的去向,将找到受益人或疑犯。

对于代表Centrust Development Group 地产公司的李某,德沃探员表示﹕“李先生是我们有兴趣接触的人物,希望他能够提供更多情况,但我们警方暂时还不会对他提出控罪。可以来和我们谈,他可以由律师陪同来,解释说这些钱都是由赵经手,我们地产商都不知情,或者其它解释。”

探员称,李某有可能会声称,这些订金都是由赵美莱经手,地产商方面并不知情。

“从已有的文件来看,这个地产项目不像是一个纯粹的欺诈,而是像一个工程因为某种原因失败,然后钱没有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警方表示,赵美莱并无欺诈的前科,与多伦多警方从未有过接触,不是警方关注人物。

对于发生此次订金被骗事件,地产律师阿伦(Bob Aaron)建议称,越是好项目,愈要保持冷静。

“大家一看到这个好项目就很激动,忘记保持谨慎。而公寓住宅的保险金只有2万元,房屋的保险金最多4万,给太多的订金有风险。否则事后就算是起诉地产商或者律师,钱也已经没有了。”

阿伦建议,要想事先避免损失,应把订金的数额少于保险赔偿的数额,或者要求地产商提供高于订金的保险赔偿,或者是向声誉良好的地产商落订。

Cho遭律师会暂吊销牌照 聆讯时坚称误解信托责任

涉及Centrium in North York楼花烂尾走数一案的韩裔律师赵美莱﹐昨被上加拿大法律学会(ISUC)3人纪律听证委员会昨颁令﹐暂时吊销其牌照﹐并由即日起生效﹐直至对方准备好为自己抗辩﹐才就有关颁令进行聆讯。

据悉﹐律师会调查事件时﹐赵美莱只承认自己“误解了作为(楼盘)买家信托人的责任”。

首次代表建筑商处理买家订金

本报从律师会取得的一份文件则披露案情细节﹐现年63岁的韩裔律师赵美莱﹐于2002年开始成为执业律师﹐但主要是处理房地产买卖、移民、难民及家庭法等事务﹐却从未代表建筑商处理买家订金及将买家订金保管在信托户口的事宜。

直 至2010年9月﹐Centrium in North York楼盘的发展商Centrust Group负责人Joseph Lee (又名Yo Sup Lee)﹐主动接触赵美莱﹐要求她代为处理住宅买家的订金。当时﹐两人已有业务来往﹐赵美莱先后曾为Joseph处理过12宗律师事宜﹐但都只限于简单的 楼房买卖或融资。

Joseph要求赵美莱处理Centrium楼盘买家订金之前﹐原聘请了另一间较著名的律师楼Bratty and Partners LLP负责﹐当时该楼盘只提供商业及住宅单位。然而﹐根据赵美莱提供的口供显示﹐Joseph于稍后提出由赵美莱接手﹐处理楼盘中的住宅及商业单位。

其后﹐赵美莱获悉﹐负责该楼盘住宅单位项目的保证人Guarantee Company of North America坚持继续由Bratty提供的法律服务﹔故此﹐赵美莱只能负责楼盘的商业单位。

早在2009年12月﹐楼盘发展商Centrust Group、Bratty律师行及保证人签了订金信托协议(Deposit Trust Agreement)﹐协议订定﹐买家的订金必须存放在指定的户口。Bratty律师楼作为保管订金的第三者﹐Guarantee Company of North America是惟一一个可授权银行从信托户口提款的一方。若发展商要将订金退回买家﹐发展商必须先得到保证人同意﹐再由保证人授权Bratty律师行从 信托户口提款。在订金信托协议中并没有包括Meerai在内。

由2010年10月4日起﹐Joseph开始将商业单位的交易个案及约280万元的订金﹐转移至赵美莱的信户口。同时﹐赵美莱自己亦陆续开始收取商业及酒店单位新买家的订金。

文件续指﹐原本只负责商业单位订金的赵美莱﹐却在2010年11月﹐开始收到购置住宅单位的个案及订金﹐赵美莱为此感到奇怪﹐并向Joseph查询﹐所得回复是﹐从那一刻开始﹐赵美莱将负责处理住宅单位的买卖及其订金﹐Joseph更声称已获得保证人的同意。

结果至2013年4月为止﹐赵美莱共收到310万元来自住宅单位买家的订金、860万元商业单位订金﹐以及320万元酒店单位订金﹐合共1,490万元。

赵美莱又声称﹐从2010年11月初﹐Joseph已要求她将其信托户的款项过户至他名下的发展公司﹐Joseph最初解释﹐这是因为有买家违反了买卖协议﹐故需要没收他们的订金。其后﹐Joseph又托词﹐声称要买家的订金用作发展楼盘的支出。

到了2013年夏季﹐赵美莱无视买家签订的买卖协议﹐以及订金信托协议﹐竟将其信托户口的订金全数过户予发展商Joseph。到了2013年10月﹐Centrium楼盘计划正式告吹﹐该幅土地亦被拍卖。

在2014年1月﹐Joseph陆续发信﹐通知买家楼盘烂尾﹐并声称会退还买家订金。然而﹐Joseph只签署落实由Bratty律师发还15个住宅单位买家的订金。到了2014年5月﹐Joseph便再没有签名退还订金。

据知﹐Joseph目前正身处韩国﹐赵美莱曾与他取得联络﹐对方表示﹐会将订金退还。

赵美莱又自称﹐3年来为Joseph工作数百小时﹐但对方未有支付分文的酬劳。

赵美莱漠视买家追讨

当买家得悉楼盘烂尾﹐向发展商Joseph追讨不遂后﹐便转向赵美莱查询﹐可是她一直未有理睬。对此﹐赵美莱解释﹐她的角色是发展商的代表﹐故只会向他负责 ﹐与买家沟通或接触﹐并非她的工作范围之内。况且﹐她已将买家的查询转介予发展商。她又称﹐自己未有回应买家的诉求﹐是为要等待其客人(发展商)指示。

曾向律师会投诉不获理 登门追讨 Cho态度恶劣

昨日约有十多名已落订购买 Centrium in North York单位的苦主到场旁听上加拿大法律学会对赵美莱(Meerai Cho﹐音译)律师的聆讯﹐当中除了华裔外﹐亦有韩裔及其他的少数族裔。有声称在事件中损失30万元的华裔苦主表示﹐律师会如今虽然暂时吊销涉案赵美莱的 牌照﹐亦于事无补。

另有苦主说﹐赵美莱已经60多岁﹐即使不再执业﹐对她的影响也不太大。

该名苦主埋怨﹐去年当她发现事有蹊跷时﹐向律师会投诉﹐以及要求调查涉事律师的信托户口﹐却迟迟未有答复。若买家及早得悉事件﹐便可尽快报警。

昨有十多名苦主到律师会旁听﹐其中两名苦主为非华裔﹐他们在聆讯完毕后﹐离开律师会。(王咏瑜摄)

不愿上镜的华裔苦主Christine向媒体回忆买了烂尾楼盘而损失30万元的事情。

苦主说﹕“今次事件中﹐律师会没有尽监管之力﹐令苦主蒙受损失﹐律师会亦责无旁贷。”

该 名自称购买了商业、住宅及酒店单位的Christine﹐去年4月﹐发现楼盘工地未有任何施工﹐又没有收到发展商来信解释事件﹐已心生疑窦﹐欲联络发展商 ﹐又不果﹐遂到市府规划部门查询﹐始得知楼盘已经告吹﹐楼盘所在的土地亦会在同年10月被强拍﹐显示发展商无法支付银行按揭。

由于向发展商追数无门﹐于今年6月下旬﹐Christine惟有亲身到赵美莱的律师楼追讨﹐结果对方避而不见﹐且态度恶劣。先有职员讹称赵美莱不在办公室﹐但Christine锲而不舍﹐在律师楼一直等至下班时间。

原本与赵美莱素未谋面的Christine﹐在办公室等候期间﹐在墙上看见赵美莱的访问报道﹐从而认出对方的面貌。当赵美莱欲从办公室溜走时﹐却被 Christine一见认出﹐把她堵在办公室内﹐追讨订金。当时对方声称﹐可与发展商联络﹐一周后给予答复﹐结果还是不了了之。

阅读其他最新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