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总理批傻透了 哈珀反驳:加国从未如此牛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86 浏览

加拿大前总理穆龙尼近日公开批评现总理哈珀,指责哈珀与首席大法官争吵实属不智,哈珀政府的外交政策也濒临破产,甚至预言哈珀的联邦保守政府已走到尽头。这番尖刻的言论,5日迫使远在英国出席北约峰会的哈珀为自己辩护。

虽然穆龙尼对哈珀的批评涉及多个方面,但哈珀的自辩集中于外交事务方面。

穆龙尼说,哈珀的现政府脱离加拿大的胸襟广阔、极具包容心的传统和历史,又未能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建立亲密的私人关系,因此在国际舞台上变成“孤家寡人”,没有什么力量,例子之一就是竞选联合国安理会席位时输给葡萄牙。

针对穆龙尼的批评,哈珀在威尔斯说,加拿大为国际事务出力的能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高,“无论是诸如军事行动的硬实力方面,还是在支持贫穷国家方面 ,特别是我们在儿童暨孕妇福祉之事上的领导地位,都是这样。”

他又说∶“我认为这些都是事实,我认为这些都是为全世界及加拿大人广为承认的事实。”

尽管哈珀是由改革党人演变而来的保守党政府总理,并非与穆龙尼领导过那个联邦保守党一脉相承,大体上却代表同一派政治势力。但是,穆龙尼和哈珀两人关系时好时坏,甚至一度因为德国裔商人史瑞伯事件闹得很僵。

商人出身、后来成为国会和政府游说者的史瑞伯,与穆龙尼的交情一直可以到追溯至1980年代,后来却分道扬镳,甚而相互视为仇敌。德国政府1999年以史瑞伯涉嫌贿赂政府官员和逃税,以此要求引渡他。史瑞伯先是以其他方式抵制引渡,后来又开始揭出他和前总理穆龙尼的种种交易,以此逃避被引渡回德国受审。后来加拿大法院果然认为,有必要先查明穆龙尼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据此驳回联邦政府将史瑞伯驱逐出加拿大的命令。

为查明前总理穆龙尼与史瑞伯之间生意来往而举行的国会听证会,持续了一年多。2007年,甫上台执政的哈珀为了避嫌,不仅切断了与穆龙尼一切来往,还说了些对穆龙尼颇为不利的言词,导致穆、哈之间的关系降至冰点。

不过,两年后哈珀主动伸出橄榄枝,就魁北克问题向穆龙尼请益。后来 穆、哈二人在公开场合出现时,看上去也交谈甚欢。

现在没有人知道,穆、哈二人之间最近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致穆龙尼主动对媒体猛批哈珀。

相关新闻:穆龙尼狠批哈珀“傻透了”

加拿大前总理穆龙尼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痛批现总理哈珀,从哈珀与首席大法官争吵到现政府的外交事务,一件件都批评。

在加拿大电视公司(CTV)“高压攻势节目”(Power Play)为纪念穆龙尼领导保守党夺取历史性的大选胜利30周年而采访他时,穆龙尼严厉抨击哈珀数月前与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麦克劳琳公开争辩。穆龙尼说∶“你不能和加拿大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争吵,即使你认为他或者她错了。你不能这么做。”

去年10月,哈珀提名纳登为大法官候选人,可是今年3月,最高法院以六票对一票的压倒性表决结果,否决哈珀总理提名的大法官人选纳登,理由是纳登不具备担任大法官的法定资格。事后哈珀和马逵抱怨,首席大法官麦克劳琳曾在联邦政府甄选大法官过程中作出不当干预。今年5月初,哈珀更是公开说,去年7月首席大法官麦克劳琳不恰当地劝告总理办公室,纳登或许不符合最高法院法规定的大法官选任标准。马逵也说,麦克劳琳试图和总理及法务部讨论纳登是否具有出任大法官资格问题,是不恰当的行为。

对哈珀政府的其它做法,穆龙尼也同样毫不留情批评,尤其是现政府的外交政策及与联合国的恶劣关系。

穆龙尼说∶“加拿大首次在竞选联合国安理会席位时失利,负于葡萄牙,这是已经处于破产边缘,你应该对著镜子说∶‘休斯顿,我认为我们遇到了问题。’”

他又抨击哈珀未能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建立起亲密朋友式的关系,因此遇到需要美国政府支持时,哈珀不能拿起来电话便接通白宫,请奥巴马鼎力相助。穆龙尼继续说∶“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在国际上便没有多少力量。”

在谈到哈珀的保守党政府前景时,穆龙尼觉得加拿大人可能普遍已对哈珀政府有疲倦感,这对年轻、颇具吸引力、已蝉联两三届国会议员、有吸引力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女的自由党领袖小杜鲁道很有好处。小杜鲁道的父亲杜鲁道曾是穆龙尼主要政敌。

有些政治观察家认为,小杜鲁道是靠父荫,顶着他父亲的光环,才得以在政界出人头地,实际上他没有实在的政纲。穆龙尼却不这么看,他说∶“他的政纲就是他不是哈珀。”

穆龙尼继续说,执政久了,会引起选民的厌倦感,他当年击败杜鲁道依赖的就是这种民众对杜鲁道政府的厌倦感,后来克里靖击败他,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他指出∶“如果别人在民意调查中领先了14个月,你却认为这不算回事,那简直傻透了,因为这不是偶然的。”

对于穆龙尼的批评,总理办公室未即时予以评论。

阅读其他最新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