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要强推性教育课程 教委家长有话说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41 浏览

安省教育厅长单杜丝(Liz Sandals) 10月30日宣布,将在省内各地的学校再度引入更新的性教育课程。消息一出,马上引起本地宗教团体及华人社区的强烈反对声。

代表100多个宗教组织的团体首先召开新闻发布会,表达对这一将推出的性教育课程的关注及反对; 有民间组织在网上收集请愿信签名,短短两周就有17500多家长签名表示反对韦恩政府的性教育课程;更有教育委员呼吁广大家长站出来,向所在学校、家长委员会、所在选区的教委和省议员们表达反对声音,为自己的孩子及青少年一代创造健康的心身教育环境。

彭锦威(Billy Pang)

根据安省政府的资料信息,全省学校第1至12班的健康及体育教育课程将会作出修订,其中将向第3班的学生讲解同性恋与同性婚姻;鼓励第6班学生讨论青春期的话题,包括手淫;让第7班的学生讨论如何预防性病,可能包括口交与肛交的信息等。

而根据省府修订性教育课程内容的时间表,11月中在全省约4000间小学内每校选一名家长代表参与网上调查; 今年12月至2015年 1月,完成课程内容编写; 在2015年2月公布新的性教育课程;在2015年2月至8月开展教师培训,编写教学辅助材料; 2015年9月所有小学使用新版性教育课程。

安省教育厅长单杜丝12月18日在为这个广泛遭到家长质疑的性教育课程辩解护航时说,是因为现代的女孩子早在8至10岁就开始发育,而且社交媒体发达,青少年很早便接触性资讯,有必要与时俱进地在学校提早向学生灌输基本的性知识。

新当选约克区公校教育局教育委员的彭锦威(Billy Pang)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已经取得的资料信息表明,安省教育厅将要在学校引入的这个性教育课程,完全是现任韦恩2010年出任教育厅长时意图推出、但在社区强烈反对之下被撤回的性教育课程的再次出笼。

按照现行省教育厅负责制定方针政策,区市教育局负责执行落实的职权分工,加果安省政府新的性教育课程被通过﹐学生必将沦为“性交教育”课程的受害者,正当性别区别和社会伦理观念将遭到颠覆,最终祸害社会,后患无穷。为了小孩的未来,广大家长必须站出来反对。

彭锦威表示,由于这个课程2010年试图推出时遭到社区的强烈反对而收回,现在省政府又将其重新包装再次推出来,这个时间点就值得家长省思和质疑: 首先,之前自由党政府是少数政府,这次是刚取得大多数政府地位就急忙再次提出来,显然是要利用这种地位强行通过和尽快推行; 其次,将公众咨询的时间刻意安排在11月和12月人们忙于迎接圣诞节的繁忙季节,难免令人怀疑其动机。

如果省府在10月27日市选日前宣布这一决定,对性教育课程的态度无疑将成为教委竞选及选民讨论的热点议题,争起广泛的争议。安省教育厅选择 10月30日宣布这一消息,既避开市选中的讨论争议,又让12月1日才正式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教委没有足够时间进行讨论,而老的教委亦无心再顾及这一问题。

可见,省府实际上是很清楚这种“性交教育”课程很不得人心,必定遭遇省民的反对,所以玩弄这种手段意图“蒙混过关”。 彭锦威表示,因为以加拿大政府公营机构低下的工作效率计,安省教育厅是不可能在今年12月至2015年 1月这么短促时间内完成课程内容编写的,只能是将2010年版作个改头换面后全盘照搬。

在安省教育厅长声称的安排向家长进行性教育课程咨询方面,彭锦威指出: 这个所谓的咨询不仅不让教委参与,将有广泛民意基础、要以代表选民发表意见为主要职责的各教育局教委架空,而且违背了科学的调查原则,规定每间小学由校长或家长会指定一名家长参与调查,但这些家长代表并不能代表所有的家长,而且家长的传统文化和宗教背景不一,为什么对该项议题深表关注的其他家长不能参与? 为什么又不可以让全省的家长都可以参与网上调查和自由表达意见?

另外,根据省府网站上公布的调查问卷内容,可见全部问题的设计也颇费心思,全部带有很大的倾向性和误导性,让参与者都会选择“Yes” 而很难选择“No” ,比如有“你是否认为小孩的性教育课程要与时并进?” “学生的健康教育应否也要由老师进行?” “学生面对需要性知识的处境时,是否应让他们预先接受有关教育?” 等等,问题的内容含糊不清,相当抽象,也未向参与调查的家长代表提供新的性教育课程内容,总之,就是要让家长在不明不白的有意误导之下作出同意的选择,以便安省政府利用其作为强推这一性教育课程的所谓“民意基础”口实。

曾经担任过五届学校家长会主席的彭锦威表示,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发展,更新性教育课程当然是必要的,但我们最关心的是要更新哪些内容?怎样更新?但调查问卷并未涉及具体的内容。他说:“即便在加拿大,性交也要达到合法的年龄。” 有些性教育内容,也只能是达到一定年龄段才可以讲授。

向第3班即8岁的学生讲解同性恋同性婚姻,明显是过早的。在还未有识别能力的小学生中宣传同性恋、口交肛交,只会将性教育课程沦为“性交教育”课程,让心智未成熟的小学生丧失男女性别认知、对传统社会伦理认识产生迷惘,不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成长。彭锦威认为,在现阶段,能够有效阻止这种“性交教育”课程出台的最重要途径,就是广大家长要坚决地向学校校长、选区议员表达反对的声音,向政府施压的有效方法就是通过正式的渠道表达选民的意见。

如果在安省政府的操作之下,这个性教育课程被强行推出台,家长也有权向学校表示自己的小孩不参加上这种性教育课程,而由学校安排以其他课程代替,尽量为自己的小孩提供保护。彭锦威认为,家长的教育十分重要,尤其在加拿大的社会中。

而多伦多的华人家长也对安省教育厅将在学校再度引入的这个性教育课程十分困惑,因为其内容明显地与华人传统的伦理道德和家庭观念发生冲突。有2个小孩的新移民家长程先生向本报记者表示,大多数人当初移民的很大动机就是为了小孩有个良好的教育。来到加拿大后每年都见到大张旗鼓的同性恋大游行和市中心满街的彩虹旗,感觉到这个社会的包容和自由。

但凡事都有个度,政府在照顾到同性恋与同性婚姻者这部分群体的权益的同时,不应又反过去偏低异性恋和传统婚姻。现在经常见到市长加果不参加同性恋大游行就会受到围攻,同性恋者的权益保护被拔高夸大的宣传报道,同性恋组织象工会一样成为了强势组织,谁也得罪不得; 政府今天要在学校设无性别厕所,明天又要办同性恋活动,让小孩对伦理和性别产生迷惘,甚至有视同性恋才正常才时尚的错觉。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及教育纷围下,他小孩有一位要好的女同学就要求父母为其改个男性化一点的名字,因为她说不知道自已是男孩还是女孩。这让程先生感到十分担心。程先生认为,从已经掌握的有限信息来看,安省教育厅将在学校推出的这一性教育课程内容,确实不适合年龄过小的学生,特别是其中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内容,肯定会对孩子们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而且,他在对国内亲友介绍加拿大时,并不赞成他们让未有独立判断力和生活能力的孩子过早来留学,因为安省政府在小学中大力推行的同性恋教育,十分容易导致心智未成熟小学生的性认知错误,颠覆了正当的家庭伦理标准,将对他们带来无限的痛楚。

阅读其他最新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