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向CAS投诉虐童 日托赔偿华裔夫妇1.3万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14 浏览

只因托管的男婴嗜睡和体重偏轻,多伦多北约克一家托儿所的管理员竟给儿童保护协会(CAS)打电话,投诉其父母可能“虐待儿童”。近日,安省安省高等法院裁定,这名过于敏感的管理员拉拉比(Tammy Larabie,下图)向男婴父母赔偿1.3万元的精神损失费(emotional pain and suffering)。

(图片来源:多伦多太阳报)

这起案件得从两年前说起:2013年3月,多伦多居民崔克福(Christopher Cui,音译)和李伊丝(Iris Lee,音译)夫妇将他们10个月大的孩子送到了北约克的一家无牌托儿所。不久之后,管理员拉拉比很快发现,该名男婴非常嗜睡,而且体重比同龄孩子要轻。于是她怀疑崔氏夫妇给孩子的日常食物——米饭、蔬果和肉是否满足了的营养需要。在并没有征求儿科医生意见的情况下,拉拉比只是简单地上网搜索了一番,就认定这个孩子没有被好好照顾。

2013年7月,拉拉比给儿童保护机构(CAS)打电话。保护机构随后展开例行调查,最终却证明拉拉比的对崔氏夫妇的指控完全为子虚乌有。

大约两个星期后,崔氏夫妇得知是拉拉比给儿童保护机构打的电话,一气之下就将孩子送到了别的托儿所。于是,拉拉比向崔氏夫妇索要两个星期的托儿费380元(后来又加上了延误费、利息和罚金,增至735元),原因是“没有提前通知就退班了”。

崔氏夫妇不满拉拉比的做法,就告上了法庭,并在诉讼中向拉拉比提出“精神赔偿”。 

上个月,安省高等法院法官理查德森(Lewis Richardson)判定:拉拉比给儿童保护机构打电话是“不合理”的行为。本地英文媒体《多伦多星报》从法庭获得的判决资料指出,法官认定崔氏夫妇有能力照顾好孩子,“完全能够满足他的需要”,而拉拉比不是为了保护孩子,而是出于“自私”和“维护自己的利益”的角度才去向儿童保护机构报告的。

查德森法官提到,在拉拉比给儿童保护机构打电话前不久,大多伦多地区旺市(Vaughan)发生了一起两岁女婴因在无牌托儿所疏于照顾而死亡的案件,托儿所的主人被警方拘捕控罪。法官认为,拉拉比是生怕崔氏夫妇的儿子日后有恙,会被牵连进去,这才给儿童保护机构打了电话。

崔氏夫妇的律师布朗(Richard Brown)则给出证据证明:儿童保护的调查给崔氏夫妇的生活带来了不少麻烦,甚至让已经怀了第二胎的崔太太陷入抑郁,不得不吃药治疗。更糟糕的是,虽然崔氏夫妇被证明是清白的,但是他们已在儿童保护机构那里留下了永久案底。

查德森法官判定,拉拉比非但没有资格向崔氏夫妇索要罚金,而且还应该赔偿他们的损失共计13175元(其中一万元为精神损失,3175元为诉讼费),因为“儿童保护机构的调查确实给他们带来了精神上的困扰”。

判决公布后,拉拉比则觉得自己非常“委屈”,坚称自己的本意是好的,但是最后却要赔钱,很不公平。她的妹妹特蕾西(Tracy Augot)透露,法官的判决让姐姐感到很大的压力,已患上了咽喉炎,甚至不得不关闭了托儿所。现在特蕾西正在网上发动募捐,希望能帮助姐姐挽回一些损失。

拉拉比的律师郭德金(Ari Goldkind)则透露,他的当事人对判决很不满,正考虑上诉。

安省儿童倡权人士埃尔曼(Irwin Elman)和儿童保护协会发言人牛顿(Caroline Newton)也对判决表示了不满。他们担心,这个判决会让托儿所的管理员“寒心”,以后不敢随便向儿童保护机构举报。埃尔曼强调,出于保护儿童的目的,安省的任何人——无论是否是专业人士——都有责任向儿童保护机构及时举报一切儿童的异常情况。

另一方面,鉴于这起案件已在社区中引起广泛讨论,省府有关部门也开始关注。安省儿童和青少年事务厅厅长表示,尊重法官的判断。省长韦恩办公室则称,将会关注这起案件的进程。

阅读其他最新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