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Canada 在压力中适应市场变化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57 浏览

快时尚、网上销售以及中国制造已经深刻的改变了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即使是在温哥华已经经营了50年,拥有15家店面进行批发零售业务的床上用品制造商达尼亚(Daniadown),也感到了压力。

新设计 新潮流

被Zara和H&M等快时尚品牌训练出来的年轻消费者期望着不断变化和令人兴奋的设计,这意味着类似达尼亚这样的羽绒被、枕头和床上用品制造商也必须跟的上时代的潮流。

最显著的变化就是,无论面对的是有褶皱、纹理或是个性设计的床上用品,千禧年一代的年轻人的要求都是“绝对不要用熨斗”。

这也是第一个令达尼亚的主管凯瑟琳?安德森感到头痛的变化。她说,因此,这些顾客绝对不想要看到花,最起码现在的潮流是绝对不要出现花。然而明天可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情况,“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设计,做出新的东西,”安德森说,“以前我们会重复使用一个模板两到三次。现在,我们只会制作一个款式。”

安德森的父亲乔恩是一名丹麦的发明家和室内家具设计师,他的事业开始于欧洲的一家小店里,那时他就开始向住在温哥华的欧洲人出售羽绒被。到了70年代,乔恩?安德森有了3家达尼亚专营店,并把分店开到了西埃德蒙顿购物中心。如今,达尼亚在BC省、阿尔伯塔省和曼尼托巴省都有专营店,还批发自己的产品给美国的小店和网络电商。去年上半年,达尼亚800万的业务收入一半来自于零售,一半来自于批发。

电子销售的利与弊

快速更替的新款式意味着卖旧款的时候会有更多的压力,互联网在这方面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在美国电子零售商那里出售多余的货品,意味着安德森可以提前6-18个月来结束一个款式的销售时间。

但是随着电子商务和网上购物的流行,新的问题也层出不穷。“你可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说,“如果一开始就在许多网站上出售床上用品,这些网站会互相比较价格,然后为了争夺市场而减价,使产品降级。所以想在网上销售,就要在某种程度上有限制。”

达尼亚不能迎合低成本需求的低端消费者,但是限于加拿大高端消费人口的短缺,达尼亚必须在具有挑战性的中端市场努力运营,控股的Henry Yuen表示。而生存意味着要保证质量,并且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提出合理的价格。为此,安德森避开了包括批发商在内的所有中间商,并保持很小的库存以及公司开支。旗下90名员工中的一半是在总部负责生产工作。

幸运的是,不像其他同样专攻温哥华中端市场的制造和零售商,达尼亚有一些特殊的优势,使它成为极少数顺利存活的本土床上用品制造商。达尼亚购买织物设计的版权、定下纺织厂的面料,然后在温哥华本地剪切和缝制;收购加拿大和欧洲的高级羽绒,将它们填充进羽绒被和枕头。

虽然大多数时尚床上用品企业都会为每个系列产品生产多种尺寸,但是达尼亚坚持只生产四个类别:加宽单人(twin)、双人(double)、皇后(queen)、国王(king)。到目前为止,达尼亚每年只需要生产两到三个系列的产品,而不像其他时尚品牌,每年推出七到八个系列。因为消费者不要求床上用品迅速降价,达尼亚第一次全面打折可能是在全价推出4个星期之后。

竞争和市场来自中国

但是,在一个杂货店和药店都开始销售床上用品的市场里,激烈的竞争使得每个公司互相比拼的重点,不仅仅是在质量上,更在价格上。

每个人都能在境外创造自有的品牌,只要他们能满足最低的质量要求。

低门槛导致竞争的白热化,同时也威胁着达尼亚这样的加拿大本土制造商,安德森家族虽然仍在温哥华填充羽绒被,但是缝制纯棉羽绒被外套的工作已经被移到了海外。

中国的厂商能提供最低6元/米的被套,而不会每米收费50元。而中国的羽绒也比较便宜,部分原因在于其发达的禽类食品行业,安德森说,成熟的鸡鸭鹅能长出具备更加保暖能力的羽绒,但是其中最昂贵的是成年鸭子的羽绒,因为鸭绒能紧密的聚在一起,最大程度的保护热量不会流失。这些能生产高级羽绒的鸭子生活在加拿大圣劳伦斯航道和冰岛,每年只有部分鸭绒可以用于销售。

消费者总以为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价廉物美),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加拿大制造可能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安德森说,“客户知道我们在羽绒被里放的是什么。”在达尼亚,一个标准的大号羽绒被定价在160元,但是根据使用的羽绒不同,羽绒被的价格可以从最低的双人被100元,到价值超过6000元的高级国王羽绒被。

达尼亚并不会被任何困难和变化所影响,安德森镇定的表示,做生意就是这样的,要适应一切变化。在中国制造的压力下,加拿大的达尼亚选择与亚洲市场接轨,进驻亚裔社区,用加拿大品牌,向中国市场发起反攻。

阅读其他最新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