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加国现在很纠结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164 浏览

本月初,由中国宣导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以闪电般的速度完成了一次“突围战”:不仅快速将战线推进至乌拉尔山以西,甚至渡过地中海,越过英吉利海峡,最终停在了大西洋沿岸的英国,与美国隔海相望。

此前,在美国政府的频频施压之下,亚投行一直受困于亚洲腹地。有分析认为,中国此次“突围”冲破了美国在二战之后筑造的“金融藩篱”。在美国传统盟友英、德、韩等国纷纷倒戈之后,其最近的邻居加拿大处在一种非常“纠结”的状态之中。到底是否加入亚投行?联邦政府到目前为止的表态仍需观望,但民间要求加入的呼声则越来越响亮。

今天你加入了吗?

最近几天,可能世界各国元首见面时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就是,“亚投行,你决定加入了吗?”在英国和德国相继加入亚投行之后,美国在亚洲的重要盟友之一韩国周四(26日)也宣布,决定加入。土耳其同一天也正式宣布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

截至目前,亚投行的意向创始国增至36个,包括:中国、韩国、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沙乌地阿拉伯、新加坡、泰国、新西兰、越南、英国、意大利、德国、法国、卢森堡和瑞士等国。此前表示过加入意愿的澳大利亚尚未正式表态。此前,澳大利亚联邦内阁批准了签署加入亚投行的谅解备忘录。

亚投行的最初设想由中国财政部于2013年初提出,其后习近平出访印尼时正式提出这个倡议。一周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汶莱东盟峰会上再次提出该倡议。2014年亚投行筹备进入加速期。

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亚投行(英文缩写AIIB)是一个愿意向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援的政府间性质的多边开发机构,成立目的是为了促进亚洲区的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并且加大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的合作力度。亚投行的总部设在中国北京,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

亚投行成立后的第一个目标是投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其中一项就是从北京到巴格达的铁路建设。“一带一路”贯穿欧亚大陆,东边连接亚太经济圈,西边进入欧洲经济圈。

中国缘何斥巨资?

亚投行是中国近年宣导成立的一系列新组织之一。有分析认为,对现行国际机构无法适应中国快速提升的国际影响力,中国明显感到不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方案在美国议会触礁搁浅。同时,美国仍保留着其对世界银行的控制权。 – 多伦多 51 网

亚洲发展银行总部虽设在马尼拉,但其高层职位一直由日本人垄断。中国拥有世界第一的巨额外汇储备,最好的办法就是另起炉灶,重新构建一个全新的国际框架,将中国外汇实力转化为中国国际影响的“软实力”。

为此,中国发起成立了亚投行、由“金砖五国”主导的“新发展银行”,同时倡议成立“丝路基金”促进与中亚邻国的互联互通。中国这些倡议均积极回应了促进基础设施投资、支援发展等国际社会关注的重大问题。

中美暗中政治角力

对亚投行的争议,始于本月12日英国向中方提交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的确认函。英国成为首个参加该机构的西方七国集团国家,这让美国“醋意大发”,指责英国做事太草率。可没想到法国、德国、意大利也紧跟英国的脚步向亚投行投怀送抱。

紧接着,瑞士、卢森堡也赶在3月底创始成员国资格关门之前,提出申请。大势所趋,风向突变,美国奥巴马政府遂提议,希望亚投行与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合作。

上述过程性事件被一些媒体解读成一场暗中的政治较量。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如今亚投行已成了美国与其几个关键盟友(包括已决定成为这家新机构创始成员国的英国)之间主要分歧来源之一。但英国人认为美国人犯了一个巨大错误,因为它抵制了一家旨在帮助亚洲数万亿美元投资需求的银行。

《金融时报》文章说,当前的问题代表着中美竞争中的新冲突。为争夺21世纪世界经济领导者的宝座,中美之间不可避免地会相互竞争。作为现任领导者,美国自然希望中国支持美国70年来一直领导的国际规则和国际机构。而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强国,中国自然想挑战自己未曾参与建立的现状,并开始自行打造一个修正过的秩序。

加国政府举棋不定

加拿大是否会在近期加入亚投行?《环球华报》记者为此专门采访了联邦财政部(Department of Finance)。其高级媒体联络官欧莱特(Fannie Ouellette)周四(26日)回复记者时表达了政府目前的态度:尚在研究之中。

联邦财政部表示,他们了解到,“中国政府在建设亚投行一事上占主导地位。亚投行是一个新型多边组织,而中国官员目前仅仅给出了大的方向和框架。现在,各成员国正在对该行的发展目标、治理结构和运作模式进行商讨,这一过程预期将持续数月。”

因此,加方尽管知道如果想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Prospective Founding Members),必须在3月31日之前表态,但仍 “会对此事进行进一步评估。”

本月23日,联邦财政部长奥利弗(Joe Oliver)表示,正在与中国驻加大使以及其他更高层的中国财经官员讨论这个问题。奥利弗称,基础设施建设对加拿大政府以及其他国家政府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事情,“因此我们会考虑”。

此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在多伦多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在看不到利益的情况下加拿大短期内不会考虑加入亚投行。

布洛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伯顿(Charles Burton)表示,渥太华对亚投行的纠结,可能源自于保守党政府内部就如何处理跟中国的关系的长期争论。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罗照辉日则说,亚投行虽是中国发起的,但并不只是为中国服务的。他表示,亚投行是为整个亚太地区的互联互通提供融投资服务,欢迎加拿大早日加入亚投行。

民间“入行”呼声高

周四(26日),新民主党(NDP)国会议员、国际贸易专员戴伟思 (Don Davies) 敦促保守党政府申请加入亚投行。“加拿大在亚洲所占的贸易份额不断下降,加入亚投行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机。” 戴伟思说。

戴伟思认为,加拿大政府在此事上的不作为,显示保守党政府对全球经济格局变化反应迟钝。他说,“加拿大民众将从加入亚投行的行动中获益。加国人可以从海外投资中获得好处,而本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可能得到新的国际资金的支持。”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首席经济师莱特(Craig Wright)3月25日在中国上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亚洲对基础建设的需求越来越大,对资金自然也有更大的需求。我们相信,若加拿大加入亚投行,对于中加两国的关系一定会起到积极作用。”

加拿大国际治理创新中心(CIGI)主任龙巴蒂(Domenico Lombardi)对彭博新闻社表示,尽管加拿大并不愿弱化与美国的关系,毕竟美国是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欧洲国家已经“破冰”的事实会让加拿大加入亚投行变得更容易些。

亚太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贝克(Stewart Beck) 曾经任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他认为,亚投行是加国企业进一步打开亚洲市场机会之门的“钥匙”,加拿大应尽早抛弃观望态度,明确寻求加入。

本地时事评论员丁果在日前发表的一篇题为《加拿大要不要加入亚投行?》的评论。他希望“哈珀总理不要去想美国是不是高兴,而是要想加拿大加入能否让国家大大获利?”

丁果认为,当前美国金融体制遭遇批评、欧洲金融情势大局不好,加拿大作为西方七大国中,拥有最稳健的金融体制国家,可以在亚投行发起和发展中,扮演重要的经验提供者角色,这对加拿大的国际地位提升,也是绝佳良机。因此, “加拿大也应该在截止日前,登记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原始成员国。”

阅读其他最新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