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新房为了地税和加拿大政府干仗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01 浏览

牧人看到约翰时有些发呆:眼前就是活生生的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么!

一零年卖房时牧人面试了两个加拿大地产经纪,其中一个就是约翰。虽然电话里聊过几次,不过见面时还是有些后悔:这人做经纪是不是年纪大了点?

约翰看起来超过七十了,不过衣着整齐、风度翩翩,操一口英格兰口音。后来聊天知道他来自英格兰北部的桑德兰 ,做过摄影师和园艺设计,五年前遇上我们屯的阿曼达Amanda两人疯狂相爱,抛弃祖国和满堂的儿孙来到加拿大。

牧嫂显然对约翰钟爱有加,说了一会话突然说就是你了。

约翰很尽心,我们的房子也顺利脱手,不过交接时还是出了一点波折:

这一年安省两税合一、后果是原来有些不交税的服务自七月一日起凭空多出了百分之八的税:但是细则说如果“大部分的服务”是七月一日之前完成则可免除这笔税收(政府就是吃饱了撑的,TNND)。

为免交这笔不菲的税收,很多买房的抢在七月一日之前完成交易,牧人卖出的房子也属于这种情况。

过户是在七月一日以后,不过约翰跟牧人特意说明他的佣金不收这笔税,因为他的“大部分的服务”是七月一日之前完成的。

房屋过户两周后,律师寄来了交易文件。牧人过目后觉得佣金数目高了,算了一下果然多出了百分之八,打电话问律师,她让我自己找房地产公司。

打电话给约翰,他很意外,告诉我会跟地产公司交涉;不过因为他已经从原来那家公司跳槽了,所以能做的有限。

牧人虽然对约翰有些不满,却也无可奈何,钱毕竟不是他收的、况且多收的也没落入他的腰包,只好跟地产公司联系了。

找到地产公司的区域经理,说明原委并要求退款。经理态度很好,先为他们失误致歉,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多收的服务税已经上交税务局,所以无法退款,接着惋惜地对牧人说“你要是过户当天发现还有机会改正”。

牧人暗想你什么玩意儿呀,乱收费还怪消费者,没跟他废话,就说了一句话“要么退款、要么咱们法庭见Send me a cheque or I’ll see you on the court”。经理对牧人的干脆有些没有准备,只好说“do whatever best for you”。

放下电话其实牧人也没底。这种事毕竟是第一次遇到,几千块的事属于小额民事法庭、不值得请律师,况且还有可能遇上半瓶子醋的律师(譬如牧人这个房地产律师)。

正想着查一下资料,电话铃响了:还是那个经理。他说他们管理层刚刚讨论了,决定马上退还多收的服务税,牧人下午就可以过去领支票了。

牧人看了一下手表:距离我们第一次交谈仅仅半小时。

领支票前牧人还做了一件事:发信告知地产律师“你被炒了”。

牧人搬进的是新房子。

买这个房子完全是运气。自从有两辆车以后牧嫂就嘀咕单车库冬天不方便,于是零九年初开始看房子。

看了一圈旧房都不满意,突然有一天看到一家建筑商近期开盘,位置价格都极佳,于是在开盘那天早上过去看了一下。

没想到在房地产市场崩溃的零九年初春居然不少人在排队;进去抢了一间回去给牧嫂看结果她喜欢的不得了,于是过去签约交了订金。

好事多磨,又是这个两税合一捣乱。起初我们要求免掉这8%建筑商不答应,于是我们在合约规定的十天内把房子退了。

退房的第二天卖方经纪蒂娜Dina给牧人打电话说那笔钱不收了(后来知道在安省建筑商的游说下、省府做了一条特殊规定:在一定期限内交订金的可免除该税)、问我还要不要(您说这不是瞎折腾吗。。。),牧人说当然要啦。

但是当晚再去签约时蒂娜讲我们那间房子被买走了,而且牧嫂喜欢的那个房型也卖光了。在必得的牧嫂毫不气馁,隔三岔五就到售房处转一圈、顺便跟蒂娜聊天。

突然有一天蒂娜给牧嫂打电话说有一家没拿到贷款退房了、而且这个房子有景观院子也更大,不仅如此蒂娜还说服建筑商给我们原来的价格和奖励incentive。注:要知道因为红的烫手,建筑商削减了奖励又把售价涨了一万五。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呀!

话扯远了。一年半以后搬进新房,牧嫂喜欢的不得了把房子装饰的漂漂亮亮。又过了半年,地税账单来了牧人傻眼了:七千!牧人不服气呀,试试上诉吧。

安省业主的地税是由安省房地产实值评估公司(Municipal Property Assessment Corp.,简称MPAC)确定的,Appeal也要通过MPAC(他们把上诉叫“重新评估请求Request ForReconsideration RfR)。牧人在他们那里注册了一个帐号,查了一下附近类似房产的地税以及上诉的程序,胡诌了这么几条理由投递给他们来:

你们的评估价值比我的房子的买入价高了27.6%;

附近六家类似房产的评估价跟我的房子的买入价类似(附上清单);

我房子的后院背对公园,有噪音和安全隐患因而对房产价值有负面影响;

鉴于以上原因,我认为我的房产估值应低于附近类似房产因而MPAC应该重新考虑。

与此同时,告知周围邻居上诉。两个月后,MPAC来信将地税下调了一千五(两年三千刀)。邻居也喜滋滋地告诉牧人,他们的RfR也成功了!

阅读其他最新房产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