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房亲历:赶上美政府关门前末班车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160 浏览

早在七月份,照说我在俄克拉荷马的房子就已经卖出,但是真正尘埃落定的成交,还是最近的事。七月份我的房子被一个老太太W太太看中。她是给自己的女儿买房,她的女儿是一个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八岁男孩,不知怎的又怀上了一个,

壮大的家庭需要有更大的房子。他们这一家原来自春天龙卷风灾难中的重灾区摩尔镇。估计保险公司赔的钱,不够他们买一个更大的房子,也可能是他们过去是在租房,总之这回是W太太自己出钱,给女儿一家买这房子。

但是购房合同上说,我的房子购买条件是W太太自己的一套小房售出,让她能拿到贷款,这也是一种卖法,叫contingency。但是我当时对这种交易毫无怀疑,因为W太的房子也已经售出,只不过是等买方拿到贷款而已。我们于是搬到了德州,暂且住在宾馆里,等着那边交易完成,好让我能买到这边的房子。我这边的房子也已经看中,只是等那边的款项过来。我这边的购买也是附加了一个条件,成为contingency购买的方式。

这样一来,整个购买的流程,就变成了一多米诺骨牌的格局,只要第一家不成交,后面几家都不能成交。但是第一家买房的人似乎永远不急不忙,慢腾腾在办他的手续。到了约定交易的那一周前,我们的代理卡洛尔突然说对方的VA贷款有一些问题,资料不全。美国买房贷款有很多种,最常见的是“传统贷款”(conventional loans),是那种付20%首付的品种,还有一种叫FHA (Federal Housing Administration)贷款,是可以少首付,但是需要对贷款进行保险,因此费用更昂贵一些。还有一种叫VA贷款,为退伍军人所设,应该是零首付,申请过程繁杂一些,需要原来的军队等提供各种文件,确认贷款人身份。

后来那人的军人贷款实在无望,于是改作传统贷款。这样又得从头再来申请,我们我们等啊等,眼睁睁看着交易日一次次被推迟,但是束手无策。我们在外头客栈大约住了一个月后,听说那边的贷款申请下来了。我们约定8月30号成交。我们于是约定这边的成交日紧接在后面。

但是交易前一天晚上,那位退伍军人突然决定不买房了。

早不说晚不说,是在交易头天晚上说,如同一个恶作剧。此时我已经同意让我的买家提前搬进我的房子。我们把这边的水电等都转到了我们的名下,结果这边房子买不了,那边房子则重新上市出售。

我们这边也在宾馆住了很久,扛不住了。只得重新办贷款,同时经与这边卖方商量,以比较高的租金,住进现在的房子里。而俄克拉荷马那边的房子,我也让W太太一家继续住着。别的房产代理建议我拒绝这么作,因为如果期限到,他们的房子无法交易,我赶都赶不走。相关法规,保护房客重于保护房东。不过我还是以象征性的房租,让他们继续住着,他们的大孩子要上学,小孩子要出生,虽然我这边的卖方让我花高价办理提前入住,但我何必趁人之危?

这是一次冒险,因为一个房子,你去看的时候是一个局面,住进去一段时间是什么感受,又是一个局面。或许对方住了几天之后,发现后院需要打扫的地方太多,或许鱼池管理起来太麻烦…这都有可能让她打退堂鼓,决定不买,而我也不会有她什么办法,除了扣除那少量的定金。但是也只能这么去试一下了,我见过那位W太太,她在一个小学上班,好歹也是教育界的人,不像那种不靠谱的。对我们可能相信的人,纯粹去赌一把,有时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

那位退伍军人我从未接触过,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突然决定不买W太太的房子,我无从得知。卡洛尔说那人大概是脑子坏了,也可能是邪灵附体了,总之到最后他什么也不在乎,面临几家房产代理的起诉威胁也满不在乎。我一开始问卡洛尔为什么不警告我这种VA贷款可能面临办不下来的风险?她说不能这么讲,VA是为那些“为国效力”的退伍军人专设的。她也不知道那人申请不到,事实上她和所有下家都是受害者。只不过那人好像也没什么钱,就是起诉他他也掏不出什么钱,还白搭了律师费。

不过卡洛尔也还负责,超出了自己的职责范围,去帮我们的买家重新卖房,幸运的是,大约一个多星期后,W太的房子找到了新的买家。于是到了最近,我们的房子才成交。

这离当初已经好个月了,足够折腾。山穷水复疑无路的时候,我想到自己的遭遇,冲房产代理发过火,因为她作为业内人,应该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风险,毕竟我们都不是天天买房卖房。但后来从她的角度想一想,又觉得不能怪她。我后来更多还是感谢她的坚忍不拔,她也感到内疚,所以很是出力。大家都是普通人而不是超人,没有人能清晰地看到未来。谁能看见人心变化莫测?谁能看到世事风云不定?她能咬着牙坚持下去,最终使得我们的房子即便是出现变故还能顺利出售,就很了不得了。

如果由着自己的意气,让关系坏掉,解除合同重新再来,那边还得重新找人来割草、给房子买保险、管理鱼池,打扫里外,且遇到问题我们远远地也无法解决。与这种境况相比,我们所经历的这些麻烦,无足挂齿。

有趣的是,在工作单位的“平行宇宙”里,我们和某供应商之间遇到了非常类似的情形,一时间大家意见很大,气氛紧张。最后反倒是我不断降温,使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同事说我是个peacemaker,

处事冷静成熟。其实这些优点我也不是一直都有,甚至恰恰相反。而这买房卖房的事情,让我去想象各种应对方法可能产生的后果。有时候我们遇到麻烦,与其去抱怨,不如去想想我们的选项是什么?假如不这样,是另外一种做法,又当是什么结局?这种想象,反而让我们在无奈的现状面前,得到内心的平安 —- 而这种平安也未必是自我安慰,而是我真正认识到了自己作为个人的局限性。在这个千丝万缕相互关联的世界,多少事,完全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下。败了,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负担,成了,也未必就是我们的荣耀。

说来也巧,等我们几方的贷款刚刚办理完毕,美国联邦政府宣布局部“关门”(shutdown).

此举对于住房按揭的申请是有一定影响的,因为次贷危机之后,房屋评估(appraisal)都变成了政府指派,以避免按揭银行的舞弊行为。政府一关门,这些评估也受到了影响,使得贷款申请过程变得更为漫长。我们贷款获批,赶到了关门之前,搭上了末班车。

阅读其他最新房产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