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堪称“三多三难”应从何学起?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252 浏览

中文字一直以「三多三难」见称,即字多难记、形多难写和音多难读,故中文向来被视为世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在学校里,中文科大抵可被列为「最不受欢迎科目」之一,面对排山倒海的抄写和默书,大多数孩子都叫苦连天;家长每天对_功课簿上那犹如「打大风」的中文字,更是苦不堪言,一场交织_泪水与擦胶碎的大战,一触即发。难道就没有更轻松有效的方法学写中文字吗?且听专家们怎么说。

幼儿班不写字?

谢锡金教授是香港大学教育学院中文教育研究中心的总监,邀请他做访问的那阵子,他正好要前往新加坡与当地政府部门研讨有关幼稚园的中文学习问题。谢教授原本做不了我们的访问,但思前想后,他还是应邀了,「小孩子学写中文字的议题影响很大,坊间有太多争论和误解,实在应该好好谈谈。」

谢教授口中的争论和误解,其实都与香港时下幼稚园的教育政策有关。打开香港教育局网页有关幼稚园教育的一栏,就会找到有关《幼稚园应做和不应做的事项》,其中一项如是说──「不应要求幼儿班(三至四岁)的儿童执笔写字」。

但坊间普遍幼稚园的做法,明显与局方的指引不相符。三岁的孩子,真的不宜写字吗?

谢教授于这方面有自己的看法:「学习写字没特定岁数可言,最重要是孩子有兴趣和已具备『仿写』的能力。家长试想想,复杂如机械人般的图像,三岁孩子都可画出来,那又怎会写不了中文字呢?如果孩子写得来,但家长囿于岁数所限而不让孩子书写,这亦不公平。重点是不要让他们过度抄写就好了。」

所谓「仿写」,就是孩子看见别人写字,他也能跟_仿效。即使笔顺、字形比例都不对,也无伤大雅。

学写字前先认字

事实上,关于教授中文字书写,香港幼稚园课程一直缺乏规范化的准则。以写中文字为例,到底幼儿应该从写什么开始?每次要写多少字?都只由家长和老师各师各法。

那怎样才算有系统地学习书写中文字呢?谢教授认为在学习执笔书写的过程中,往往还得配合其他的步骤逐一发展。「学习汉字有不同的层次,最基本的层次是『认读』,第二是『书写』,第三则为『应用』,三者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学习过程。」

在孩子执笔写字之前,应先从认读开始。认读就是要孩子不但能认字、读字,而且还得明白字词的意义。谢教授解释:「对孩子来说,笔划是很抽象的东西,所以必定要把冷冰冰的字词赋予意义,用意义带动记忆。中文字的笔划愈多,所含的信息量就愈大,亦愈会记牢,所以在认读的阶段,家长不需刻意教导笔划少的字,而应从生活中常用的字入手。举例『红绿灯』、『乌胧』的笔划绝对不少,但并不难辨认,因那都是孩子日常接触得到的字眼。」

那如何用意义来带动记忆呢?谢教授说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借助儿歌、童谣了。

相信每个人小时候都会唱过《小明》歌吧!当我们一边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时候,不是会配以动作来唱出歌词吗?这就是谢教授口中所说的意义带动记忆了。当孩子从动作上认知了何谓上、下、左、右、前、后时,这些字词就恍如有了生命,是赋有意义的字词,而不再是抽象的文字符号。知道了字词的意义解释之后,孩子更容易把字义和字形联系起来,然后做到认读。

同样地,「小明」的「明」字,可先让孩子知道「明」的背后意义,例如家长可说:「日光和月光加起来不就会很明亮吗?」,所以「日」加「月」就会变成「明」字了。

类似的儿歌、童谣还有《一二三红绿灯》、《何家公鸡何家猜》、《外婆桥》等等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儿歌。而随_孩子学习认读中文字,家长也可以开始辅以小量的抄写活动了。

从「部件」写起

知道了文字符号的意思后,书写就不再是无意义地搬字过纸了,孩子于是有了「本钱」执笔写字。

「我们可以从中文字的部件开始。如『日』和『月』就是组成『明』字的两个部件。而『日』这个部件又可以再配合其他部件,组合出『早』、『晴』、『星』等汉字。道理就犹如学习英文生字,我们不是都从ABC学起,然后用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组合成不同的生字吗?孩子只需学会七十七个最常用的部件,就自然可以利用这些部件拼合出约1,500个常用汉字了。」

部件就是我们平常查字典所用的部首吗?谢教授用「龙」字作例,它本身就是一个十六划的部首,但它却由不同的部件组成。所以部首是作查字用的,不是学字用的。

写字别超过六次

除了可以从部件开始学习书写之外,爸妈亦需理解一些孩子练习抄写时的正确习惯。如前所说,在认读的范畴中,爸妈不用刻意挑选笔划少的字词,重点是要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但学写字就有不同考虑了。当然,我们还是要从生活中的常用字_手,但就得从笔划少的中文字写起。

谢教授解释:「笔划愈少,愈容易书写。家长需注意不要强迫孩子大量抄写字词,以免加重他们的压力,减低他们的学习兴趣。」谢教授同情有些孩子们,每星期要抄写一整页格仔纸的生字,「其实小朋友一般写至第六个字就会开始出错了,所以同一个字不宜练习超过六次,否则就是没意义的重复抄写。一篇课文亦要分时、分期来学,不要揠苗助长。」

此外,不少爸妈都坚持孩子写字一定要讲究笔顺。但你们有没有发现笔顺背后的奥秘呢?例如我们为什么会说「口」字是三划,而不是四划呢?其实中文字的笔顺都是来源自毛笔字,为方便毛笔字的书写,有时候会把个别两划连写为一划,因此影响了笔顺和笔划的数量。谢教授提醒家长,中文字的笔顺是重要,因为它是构成整个字体的关键,但却并非初学者首要学习的东西。当孩子掌握基本的书写技巧后,再斟酌笔顺也未为晚。

字体总是歪歪斜斜?

笔顺暂且可以不理,但孩子总是把字写得歪歪斜斜的,比例不对兼出界,那又如何呢?这原来都与汉字的「间架结构」有关。

别要给名字吓怕,其实「间架结构」即是部件的组合模式,即如「水」字为单一结构、「明」字为左右结构、「做」字是左中右结构、「草」字是上中下结构、「晶」字为鼎足结构等等。倘若孩子不了解中文字的结构,在组合部件的时候放错位置,字体自然显得又歪又斜了。常用的中文字,结构就只有十一个,对于孩子来说并不难学会。

那利用米字格、田字格一类的本子让孩子练字又有帮助吗?谢教授建议幼儿书写还是白纸一张好,「在格仔纸上写字的难度高,幼儿未必操控得到,家长亦毋须拘泥于孩子的字体端正和『出格』与否。上了小学再考虑用格仔纸来纠正字体也可以。」

何解照抄都抄错?

迈步儿童发展中心的一级职业治疗师蔡钟瑜姑娘提醒爸妈,写字背后,其实还包含了很多机能上的需求──姿势控制、手部能力、线条操纵、眼球控制和视觉感知。幼稚园阶段的孩子,可透过不同的活动来锻炼以上各方面的身体机能,从而加强书写的能力。

「举例说,为什么有些孩子会抄错黑板上的字?并非孩子不留心,而可能是眼球的控制较差,抬起头来找不到自己刚刚抄到哪儿,结果看错位,全部抄错。又如有些孩子没有办法在一篇文章中找出老师要求抄写的字词,这其实是与视觉感知有关。就好像我们玩游戏题,在同一幅画作中,会看见美女,也会看见巫婆,这是脑部接收影像后翻译出来的信息,但有些孩子的脑部未必能够把这些影像翻译清楚,大脑的辨析较弱,导致抄写时出现错误。这些都是幼儿的身体机能未有发展完善的结果,实属正常。」

此外,现为迈步儿童发展中心辖下的训练基地主管戴美丰亦补充,「孩子的字写得不好,可能只是其控制手部的能力较差,未必是读写障碍。即便是读写障碍,一般都会到了小学一年级才会确诊。在幼稚园的阶段,爸妈不妨多给孩子作不同方面的手眼锻炼,以扎稳书写的根基。」

「随街」教室

当一切就绪,便可来到谢教授口中识字的最后一步──「应用」。

谢教授强调孩子要多从日常的环境中学习和应用中文字:「超级市场是一个动感教室,茶楼餐厅就是香味教室。爸妈可以让孩子看看超级市场的价钱牌、茶楼的点心纸,当中就已经包含了很多的中文字了,而且都是常用的。有空亦可以跟孩子写写便条,让他们有机会应用书写。如果孩子意识到学过的字可以用得出来,就会更提得起劲去学了。」

这好比有些读国际学校的学生,应用中文的机会少,自然缺少学习的动力,上了中学可能就退选中文科了。所以,「应用」绝对是孩子有效地学习读写中文字的机轴。谢教授随后更打趣地说,假如要孩子学「家乡」二字,倒不如带孩子吃顿「家乡」鸡,这比学「老大回家乡」的文章来得轻松、实际。

阅读其他最新学习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