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滑雪:滑雪教练为何那么贵

1 Star2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180 浏览

今年因为是第一次去加拿大的Whistler滑雪。作为父母,我们对诺大的两座山峰一无所知。因为不知,所以想象中,感觉对孩子的风险要大很多,特别是,我们明知自己不是儿子的对手,没有办法陪在他的身边滑雪。

于是,为了安心,唯有聘请滑雪教练一名,在第一天里,陪他熟悉雪道,以规避风险。当然了,美其名曰,为了提高他的滑雪技艺,更能享受滑雪的乐趣。

这是滑雪学校的check in柜台。

就在出发之前,在北京预订滑雪教练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加拿大惠斯勒滑雪场的滑雪教练怎么这么贵呢?

跟国内的滑雪场就不用比了,但就是跟昂贵的日本比起来,还是贵很多。我查了一下,前两年在日本,我也给儿子请过一对一的教练,当时的价格是:一天四小时(不包午餐时间)24800日元,折合人民币1700块,相当于每小时425块。已经不便宜了吧?

而加拿大的一对一教练费呢?一天六小时(包午餐时间一小时)是595加元,加税12%之后是670加元,折合人民币4355块,相当于每小时871块。有人说不贵么?

到目前为止,除了律师和Princeton Review的SAT补习老师收费比这个高或与之相当之外,我还没见多少职业是这么收费的呢?如果不计这2年的通胀率和汇率变化的话,直接对比两者的价格,几乎相差一倍有多。

开始儿子耍首拧头说什么也不要请教练。他认为滑雪教练一天的钱比买一部iphone4都贵,太不值了。你以为我认为值么?但是,跟安全或者说我这老两口的安心比起来,多少钱都无法算贵。于是,我一咬牙,订了。

但是为什么这么贵,却一直是我心中未解之谜。这个谜底到儿子跟着滑雪教练David跑完一天之后的第二天才完全揭开。就让我们来看看,加拿大教练比日本教练,都贵在哪里吧?

第一,就在我们到达惠斯勒之后,先去租鞋,租雪具的时候,我就发现为什么惠斯勒的人说话都带有一种我听不太熟悉的口音呢?我虽然以前没有来惠斯勒滑过雪,但我以前在温哥华也住过几年的,期间在夏天也来过几次惠斯勒旅游的,那时没觉得加拿大人是这么说话的呀?后来再注册滑雪学校,再吃晚饭,所到之处的人们说话都大致是这种比较难懂的口音。我们同行的美国朋友说:“怎么你们加拿大人是这么说话的么?”我们假冒加拿大人之名说道:“不是啊。”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把儿子送入滑雪学校,听到安排教练的人大叫:“Debbie。。。” 我们纳闷地问:“怎么?给我的儿子安排了一位女教练么?” 那人回答:“不是,是男的。” 我们正在纳闷Debbie怎么会是位男教练的当儿,一个个头高大威猛的小伙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原来,他叫David。而刚才那位小伙子喊David名字的时候,听上去很像Debbie。

这就是帅小伙教练David,来自悉尼。

我冲着David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刚才以为他在叫Debbie呢。David则开着玩笑跟我说:“对,他的口音怪怪的。” 可David说话的时候,我听着他的口音也不熟悉。于是,我终于第一次忍不住问:“David,Where are you from?” “Sydney” 他说。难怪呢,我说我怎么听着那么难懂呢。澳洲口音,本来我就不熟悉嘛。

原来,我细问之下才明白,惠斯勒的滑雪季节比夏季需要多很多的员工。因为夏季只运行缆车和餐厅,而冬季却需要大批的员工来负责客服,租赁,教练,安防,救生,等等的工作,而整个滑雪季节当中,大部分北美的大学生都在校上课,寒假只有3、4周的时间。而同时,澳大利亚则是夏季,那里的大学生们正在放暑假,长长的暑假,因而,这些远在大洋洲的学子们就成了惠斯勒这些part-time工作的应征者。

由于澳洲也有很多大小雪场,而具备滑雪技能和经验的大学生们就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打工一族。而同时,因为惠斯勒付出的津贴丰厚,则一众大学生也十分热衷来到惠斯勒一边打工,一边享受滑雪人生。

说了这么多,看出点端倪了吗?我细问之下,他的津贴搞得我家儿子都动了心,说将来上大学后,也要去滑雪场打工。这些津贴呢,除了他们的工资之外(工资多少这个不能问,随便猜吧),他们获得免费来回机票,免费吃住,不上班时免费滑雪,我相信还有意外保险之类的,等等。

别再等等了,就说这些吧,这些钱哪里来的呀,当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嘛,定是从滑雪者的身上赚来的啦。对不对?这些津贴在日本的留寿都度假村是没有的。日本留寿都的教练都是当地的各行各业人士,利用休闲假期,上山当一下教练,所以很多教练是不会说英语的,所以,说英语的教练是要很早很早就预先定好的,否则,很可能请不到。

第二,在惠斯勒滑雪,所有学员要签“免责协议”,这是一份经过律师起草、事先拟就的协议,我没有认真通读,但你知道基本上就是有什么事情,他们不负责任,你不可以追究,云云。这个协议在日本雪场是没签过的。是嘛,人家不是说么,保险这个东西,就是美国人搞出来的。干什么之前,先免责,否则,免谈。好,签吧。但所有与之有关的费用,律师费,印刷费,运输费,仓储费,管理费,等等,你滑雪者就慢慢均摊吧。

第三,在惠斯勒跟教练滑雪,学员必须佩戴头盔,就像上图David头上带的那个。难怪,圣诞老人ROD都说,滑雪跟骑自行车有点相像呢。美国人骑车也是要带头盔的,法律规定。而滑雪也是要的。但在日本,没有这个规定,也没有这个要求。带头盔的,是自己愿意带的;不带头盔的,也大有人在。

这天,我儿子来到滑雪学校没有头盔,于是David带着儿子进入客服中心,给领了一个出来带上。这些都是成本来的么。

第四,这个令我相当惊讶,当我知道了它是什么之后,我立马觉得,这钱付得值了。什么东西能让我觉得一天几千块都那么值呢?就是这个,看下图。

David跟我解释这是一个惠斯勒滑雪学校采用的追踪系统,老师和学员腿上各绑一只。因为惠斯勒实在是太大了,两个人走散是太容易,太可能发生的了。如果万一,学员走失了,教练可以通过步话跟中心取得联系,滑雪学校的终端上可以根据这个绑在腿上的仪器追踪到学员的具体位置,方便救援。

同时,David从他身上撕下一张小条,写下一个网站(www.flaik.com)给我,说:“今天结束后,你可以登录这个网站,输入今天的日期和你孩子的编号,你就能看到我带他走过的每一条雪道以及他的速度等所有信息。” 我听得有点发傻了。

我搜寻着自己的记忆里,隐约只记得在反恐电视连续剧《24》里看到过给保释的犯人带过类似的东西,那是为了防止犯人企图逃跑,并能把他们找回来而使用的一种特殊设备。我再次低头看看儿子的腿,心想,这玩艺儿如今应用到民用上来啦?

这就是我儿子第一天的截图。就在我一天只滑了一趟半的情况下,他跟着教练跑遍了惠斯勒山的初中级雪道。这里从绿到红显示的是从慢到快的速度。从网站上,你可以看到一个小点的移动过程和快慢。当然还有文字和数字说明,每次走的哪条雪道,多少米,多少时间完成,速度是多少,等等。很有趣!

要知道,我们滑雪几年,每人都配备了一只高性能的摩托罗拉步话机。但是这个步话机必须得靠使用者主动与人沟通,你才能知道对方的下落,否则便成杳无音讯之势。但是,这个追踪器的好处是,不论你出不出声,我想找你都易如反掌。我们大家看着这个东西,每个人都心想,那下次我们可不可以也租用这个设备呢,这样我们家长都会十分安心的。

扯得有点远了,但是,如果你稍微看看这个Flaik的网站(www.flaik.com),从它的功能到它的开发团队,就算你好像我这样对科技一无所知,你也会知道这是个价格不菲的东西,而在北美这种盗版无法肆虐的国家,这不菲的价格自然是转嫁到消费者的头上的么。

这系统,我个人认为,是令加拿大的教练价格比日本也贵出许多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日本的留寿都的雪山相对比较小,最高的海拔只有900多米,或许也没有这个需要带上追踪器,而惠斯勒的两座大山都分别有2000的海拔,山高坡大,地势和森林都构成了更高的风险级别,有了追踪器势必令大家所有人都能更加安心地享受滑雪乐趣。

好吧,贵就贵吧。我希望下不为例。各位要是孩子还小,就在孩子学会滑雪之前,自己赶紧学会,练好吧,那就不会好像我们这样,每去一个新地方,都要花上这么一笔“冤枉钱”了吧。

据说,在加拿大有一项福利,那就是小孩在6岁以下可以免费学习滑雪,不知这队孩子是不是就在免费学习呢。他们的父母真是有福,能省不少呢啊。

阅读其他最新旅游动态: